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柒七】刃(上)

*脑洞来源《催眠师手记》
*雇佣兵柒x发廊老板七
*架空背景私设超多,分上下两部分,绝对he请放心
*并不擅长动作描写......非常苦手,请不要嫌弃!

阳光明媚。

发廊外的树上落了两只鸟,紧挨在一起,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着怎样的情话。

伍六七拉起卷帘门,这可能是他开门最晚的一天——作为一个发廊的老板兼收银兼唯一发型师,他想几点开门就几点开门。

日头渐高。

“靓女要不要进来做个造型啊!”他像往常一样倚在门边对幸运路人随机抛出邀请,不过一般情况下对方都会加快脚步走开。

在又一位身材苗条的女士撇了他一眼离去之后,他看到远处有三个人朝发廊走来,其中两个穿迷彩短袖的人走在前面,而另一个穿黑色T恤的男人独自跟在他们后面。

这三个人是军人。

他能看得出来,军人的神态和姿态,在经过长期训练之后那往往已成了他们的习惯,只从步伐的节奏中就看得出来。

“呦,三位剪头发啊?”

那个先走进来的男人点点头,说道:“这两个家伙要剪。”说罢他跟身后两个人打了个手势,转头钻进隔壁一家小面馆。

穿迷彩服的男人径直走进来在镜子前坐下,还没待伍六七问他需不需要洗头,他就大嗓门地表示自己已经洗过了。而那个黑T恤则安静地走到屋里,挑了一个座位坐下来,一言不发。

伍六七一边给眼前的男人打理着,眼神时不时瞟向那个黑T恤。

从进来到现在他一直没说过一句话,似乎他们三人同行的时候他也没有和另外两个人交谈。

穿迷彩服的男人摸了摸刚剪出来的板寸,撂下钱就跑进了之前那人进的面馆。

“靓仔要洗个头吗?”

黑T恤点点头。

他的头发比那两个军人的要长一些,散在脑袋上,几缕垂在眼前。身为一个专业的发型师伍六七已经开始考虑这种发型在军队训练的时候会不会有影响,以及军队真的允许军人留这样的发型吗?

说起来他还不确定这个靓仔是否也是一个当兵的。

“靓仔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他试图挑起话题。

但是黑T恤还是沉默着,只是眉头皱了皱,像是在犹豫该不该告诉他。

“雇佣兵。”良久,他这样说。

“雇佣兵?”

“我从前曾经当过特种兵,退役之后做了雇佣兵。”

“那刚刚两位是你的战友咯?”

“不是。”

伍六七的剪子顿了一下。

“我没有战友。”

沉默。

“你是......在哪里做佣兵的?”

“这个我不能说。”

“好的好的,我理解我理解。”

继续沉默。

“靓仔,只收你25哦”

“刚刚那家伙付了30吧”

“因为你长得比他帅一点啊”

黑T恤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了30在他的柜台上,随后不理会他找钱的喊声直直走了出去。

没过一会儿伍六七又看到黑T恤从隔壁的面馆走出来,站在屋檐的阴影下,像是在等人。

黑T恤看着天空,专注入神,像是向往蓝天和做着飞天梦的小孩,而正午的阳光落下来,却只能洒到他的脚尖,他整个人都藏在屋檐的阴影里,漆黑的T恤衫,黑色的军裤,以及同样的黑皮军靴。

伍六七看着他,距离不远,能看得清他轮廓鲜明的身板,年龄似乎不大,怎么会退役呢?

他们的距离不远却也不近,他看不清他的眼睛,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他在想什么?他忽然很好奇。

黑T恤朝面馆看了一眼,转身又走进发廊,说道:“能在你这里稍微等一下吗?”

“当然当然。”伍六七当然不会拒绝一个长得很俊的靓仔坐在他的发廊里,说不定还能给他招两个生意。

黑T恤坐下,还是在刚刚的椅子上,还是一言不发。

“喂,靓仔,你叫什么名字?”他倒了杯白水递过去。

“柒。”

“一个字?是代号吗?”

“是的,”柒接过纸杯,抬头看着他,“谢谢。”

伍六七发誓他从没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血红色的,深得要命的眼睛。他看不到他眼睛里有什么,看不到对方的情绪,他只看到一堵墙,墙上满是鲜血。

伍六七正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沉默的气氛,又因为对方一脸性冷淡根本不知道如何挑起话题,这时隔壁饭馆非常合时宜地传来一声尖叫,随后是碗筷被摔碎的声音。

伍六七认出那声尖叫是面馆老板娘的声音,正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身子还没完全转过去胳膊就已经被拽住。

“他们要来杀我。”

伍六七转头看着柒,隔壁再次传来男人女人的喊叫声。

“我不愿跟他们起冲突。现在已经来不及走了,能不能在这里躲一下。”

他的眼睛依旧是那样深的红色,语气也未曾改变,好像根本不是在求别人。

伍六七还没来得及在内心吐槽,隔壁就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以及老板娘喊着赔钱的声音。
面馆的门被踹开。

伍六七已经来不及思考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庇护这个来路不明的佣兵,只拽着他跑上二楼,把他塞进自己房间的衣柜里,随后锁上房门,故作镇静地揣着一颗跳的比兔子快的心脏往楼下走。

“老板呢?!给我出来!”

楼下的人已经在踹他的柜台了。

“来了来了!”

他转过楼梯转角,男人一看到他便举起手里的枪,漆黑的枪口对着他的头。

“你最好告诉我刚刚那小子在哪,否则......”

“什么小子?”

他有枪。

伍六七停住了脚步,一头冷汗已经炸开,他掐着自己的手指强迫自己抵制逃跑的欲望。

“哼。”男人冷笑一声,回头给另一个人打了一个手势,叫他在楼下等,自己举着枪走上楼梯,枪口仍然指着伍六七的额头。

伍六七扶着栏杆后退,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攥住剪刀,腿有些发抖。

“你......是说那个黑衣服的靓仔?我明明看到他出去找你们了啊,没有嘛?”“也许是你们走岔了吧也说不定”他努力笑着想拖延男人上楼的时间,握着剪刀的手也渐渐收紧。

他希望那个佣兵不是个傻子,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足够他逃跑了,或者如果这个士兵真要在市区杀人的话,他希望他能在他扣下扳机之前用剪刀削掉他的指头。

男人一言不发,一步步逼着他倒退,直到他的后背抵住坚实的门板。

“把门打开。”男人冷笑。

伍六七的腿在发抖。

“把门打开!”男人大喊。

伍六七握着剪子的手抽出了一点。

“我不想在别的国家杀人,但是这个人我一定要杀了他,如果你不把门打开的话,你们就......”他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因为在那一瞬间他看到面前的发廊老板突然一扬手,一个金属的,闪着光的东西直朝他飞过来。

是把剪刀。

多年的训练让他本能地立刻收手侧身去避,却仍然晚了些,旋风从耳边飞过时他只感觉到耳根一凉,随之而来是久未体验过的火辣辣的疼痛。

忽然间一声巨响,门板被从里面打碎,一时飞溅的木屑和尘土让他看不清眼前,他立刻抬手朝门边的灰尘里放了全部的子弹,希望能击中他的目标人物。

他飞快的换上弹夹,还没来得及举起枪,只听枪响,一颗子弹已抵达他的额头。

阳光明媚。

树上一对鸟仍然在日常你侬我侬叽叽歪歪,细细碎碎的清脆叫声传入他耳畔。

他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回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就被肩上传来的疼痛彻底叫醒。

“对不起,在你的店里杀了人。”一个稍有些熟悉的声音。

“你是......哦,你是柒?他们......他们都被你杀了?”

他看着坐在他床边的人,意外地发现自己肩头的枪伤已经被包扎起来,此时他正赤裸着上身躺在被子里。

他第一反应竟是赶紧伸手摸摸短裤还在不在。

“对不起。”

“你不需要......嘶......”伍六七正撑着身子想坐起来,却牵动了肩上的上,疼的倒抽一口冷气。

柒立刻扶住他,说:“你还是躺上几天比较好。”

他无奈,只好躺回去。

随后他惊讶的发现房间的门板也被装好了,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柒,他们为什么要杀你,我是说......你们是敌人吗?”

“不是。”

“那我记得你好像也说过你们并不是战友?”

“嗯。”

“所以......?”伍六七一边试探地问一边内心吐槽和这个闷骚男聊天为什么像挤牙膏,问一句回一个字,不能讲一遍吗??老子好歹也是为救他受的伤啊扑街!

“我是他们国家的雇佣兵,但是我叛变了,所以他们要杀我。”

“他们起初没有接到杀我的命令,那个面馆里有他们的线人,可能掌握了我的证据。”

他再次沉默。

“所以他们还会来杀你吗?”

柒摇头:“我不知道,不过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大概不再敢动手了。”

伍六七长出一口气,然后挣扎着扶住床头支起身,艰难地把自己送下床,脚踩地板的瞬间小腿肌肉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他又爆出一头冷汗,龇牙咧嘴忍住痛呼。

“你......还是不要起来了。”柒皱起眉。

“可是我要去卫生间啊扑街!!”他扶着床虚站起来,迈出一步伤腿一软就要撞上地板,却被柒的手臂架住搂进怀里。

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接触让伍六七一瞬间几乎停止呼吸,鼻腔里充满了柒身上的味道,带着血和灰尘的味道。

“我扶你去。”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不用了,这种事情,还是我,我自己去吧!”他推开柒扶着他的胳膊,不知何故耳朵有点热。

正欲想办法扶着墙壁一条腿跳着走,那只未受伤的手臂忽然被身旁的人拉住架到肩上,柒的另一只手也环上他的腰,撑住他的重心。

“对不起,如果我能再快一点,你就不会中弹了。”

“你该跟我说的是谢谢,不是对不起。”他难得没有用带着玩笑意味的语气。

柒看向他,望进他带着笑的眼睛里,那是一双怎样明亮的眼睛,他在战争中从未见过,即使是在那个他宁愿牺牲性命也要救下的人眼里也没有。

“还有,男人是不可以说快的靓仔!”

tbc.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留下你的评论,它将是我写字的动力!!

评论(6)
热度(79)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