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甜饼的小透明
安燃/雪乱/酸汤粉
性别女
接下来要弧好久
假期也许诈尸
谢谢你的关注

后来我才发现我们确实差的很远,也许你从小就被悉心培养着,博闻强记,气质出众,然而我那时候可能在草丛里抓蛐蛐,爬树翻墙,打沙包。长大以后诸位都在树立人生理想目标,强迫自己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努力,然而我又三分钟热度,今朝有酒今朝醉,醉在哪里也不愿意醒回现实来
但我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我讨厌被人强迫,如此我自己自然也不会强迫自己。我奔跑也罢醉倒也罢,都是我自己的意愿,因为至少我也不会在不该躺下的时候躺下。
我们真的太不一样了。
然后我才真的理解了所谓两条不重合的直线只有一个交点,我现在也许就站在那个交点上。
算了吧算了吧,往后的事情我何必现在思考

还有一点点酒,且让我醉个够

一坛永远喝不到的江南女儿红

一盏永远品不了的雪山龙井茶

不醉不休

醉里无愁

只留我在梦里更醉一场春秋

不过是一梦邯郸

也不肯释手

所以梦醒也无愁

既然已酩酊一场

梦醒复何求

酒已入我春秋

情已入我春秋

义已入我春秋

且教春秋共我度一场人间愁

p1-p3终于泡到老胡十分开心了,只恨找不着一点红以及求剧情出点楚留香传奇我想泡姬冰雁啊。
p4p5傅红雪老子终于泡着你女人了(不是)

【双叶】雪夜

我诈尸了,各位过年好

距离他离家已经五年了。

外面下着雪。
他坐在窗边,从这栋别墅里一眼就能望见那栋高楼,侧边亮着几个红色的大字,楼上还有两三个窗户透出暖光,好像能听到敲键盘的声音,或者笔尖在纸上游走的沙沙声。
他父亲显然对他还不满意,不敢放手把他拼搏一辈子的东西交给他。
“其实是他自己不服老吧。”他曾经这么想过。
他在网上看到过一句话,有个人说十年的情谊两天不见也就淡了。
他觉得不然。
要么为何现在的他心里无端升起一种焦虑,难言的烦躁。

已到半夜,雪刚停。他随手拿了件外套,小心翼翼下楼,把二老睡时忘记关掉的电视断了电,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冬雪初霁。
那年也是这样的天气。
他走着,积雪在他脚下发出“吱嘎”...

【百日方王/54day】十年

*ooc预警,非常非常严重。

*回忆穿插,可能时间线混乱

*梗源ban次元


十年后,我们再次相遇了。

我从来没想过这个家伙还会出现在我视野里,也从来没想过我再看到他的时候竟还会怀着这样的心情,这时我才恍然发现,我从没有忘记过他。


方士谦在吧台阴暗的角落里转着手中的玻璃杯,橙黄色略微粘稠的液体上漂浮着的冰块与杯壁碰撞,发出轻微的声响。

身后舞池里令人目眩的彩色灯光闪来闪去,在即兴跳舞的人身上扫来扫去,几盏大瓦数的灯打在正演唱的乐队脚下,随着鼓点耸动的身形映下同样不安分的影子,被人们踏在脚下。有几人推杯换盏,有几人大声谈笑——不过那谈笑声也淹没在震耳的乐声里,有...

【双叶】山河执手(15)(完结)

目录☞(1)


在第二天用午餐的时候趁首席法师忙于研究没有盯着他,他悄悄使了一个障眼法,然后在第二十个书柜里找到了那本书,和书里的纸条。

他早就能从这里出去,只不过碍于他父亲,如果发现他离开,那么六师协会必然会对他父亲下手,但刚刚被他阅读过后用烟头烧掉的那张字条里却建议他立刻去找叶秋。并且细节喻文州在其中没有多提到,只是说六师协会放出流言把叶秋在学术界的名声搞臭了,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研究还有几天就会结束如果用魔法在这里创造一个幻境的话或许能支撑几天瞒过去,这样他父亲或许还是安全的。

真是尴尬的局面。要么让父亲置身危险去找那个蠢弟弟,要么为了父亲的安危放着弟弟不管。喻文州那家伙...

【双叶】山河执手(14)

目录☞(1)

北国边界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无数似是旅游者的人提着大包小包从一家店逛进另一家店,几乎每一家店都挤满了顾客——现在可是旅游旺季。

其中一家店店面很小,店门基本被堵得水泄不通,一条常常的蛇形队从店内排出来,有个家伙排在队里站在靠橱窗的位置,几乎整个人贴在橱窗上只差留下口水,他身旁站着一个披着深蓝色风衣的青年,面前漂浮着法师专属的半透明面板,手指不停在上面敲敲点点,眉头紧蹙,时不时有路过的人,他便稍稍侧身让过,随后继续投入他的思想世界里,就好像和此时的人流毫不相干。

“唉队长队长队长,我买哪一个好啊,都超帅气的,这个周年限量版和那个三年前的再版,对对还有这个最新的造型,我的天哪我真...

秩序中立,没有毛病

修炼中的护目镜:

哈哈这个有毒~我怎么看都得是善良阵营(圣母笑)

挺尸中的乐谱:

徘徊于中立善良和混沌邪恶之间

沙场醉魂:

我是混沌中立?

远方的冬天:

哈哈我算是中立吧,填坑真的是火葬场啊😂

BAKUさん:

每一个都是我hhhhhhhh

九蓦_苹果九:

我说了我是秩序善良。坚定。

一瓶假酸🍎:...

【双叶】山河执手(13)

目录☞(1)

等他再度睁眼的时候耳边一个机械音提示他有多封未读邮件,此时他确信自己已经冷静下来,目光在扫过那些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流言时没有令人窒息的愤怒和恐惧,只有更敏锐的疑惑——是谁,这样针对他,发布这样的东西,和抑制不住想要为自己正名的冲动——当然那都是在他真实触碰到那些流言带来的影响之前,他还像是一个活在白色高大象牙塔里的孩子,或者他一直活在那里,从他出生时起。

他让自己忽视那篇罪恶之源的惊人阅览量和紧随其后无数篇名为#揭开叶秋大法师真面目#的文章,他的手指在半透明面板上拨开一个个页面找到自己的邮箱,数封未读邮件躺在里面。

[…我的母亲忽然生病了,为了照顾她望师父准假。]

[…为...

一个归档

吐槽自己什么都没写归什么档!

其实就想看看注册了lof之后都写了些什么

双叶,一两篇方王,一篇叶蓝,还有几篇盗笔相关

=============
中篇已完结:

【双叶】山河执手(1)(2)(3)(4)(5)(6)(7)(8)(9)(1-9)(10)(11) (12) (13)(14)(15)
(可能会搞个番外)

短篇已完结:

【方王】甜品店 (老王视角) (老方视角)

【双叶】三叉戟

【双叶】平凡三日

【双叶】我可能学了假琴,但是好像遇到了真兄控。

【双叶】一张照片

【双叶】一起下副本。

【双叶】无题

【双叶】从未走远

【双叶】...

1 / 7

© 苜色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