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2)

目录☞(1)






极北的王国边陲,某个不知名的小镇,冬日算不上暖的阳光试图去拥抱路边的雪块,试图去焐化河面上的冰层。

 

 

被魔法女神垂青的小镇,传说存在着魔法神明的子嗣在人间遗留下的至宝,蕴含着古老而诱人的魔力和智慧,那便是小镇来的旅行者的同一个目的。

 

 

小镇主街道两边的客店进进出出不少年轻的外邦人,无一不是修习战斗法术,手中或腰间带着自己的武器和工具。

 

 

叶修随着人流走在铺上金黄砖块的主路上,瞧过一家又一家挂着“客满”木牌的客店,脚下不停,穿进纵横交织的小巷,脱离了充满说笑杂谈的声音,裹带着一阵阵汗臭,和女士的妆容被汗水润湿,又蒸发在干燥空气里的味道的人群,周身立刻变得清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了同行的旅者,只有他一个人走在因背阳而堆满积雪的墙根边。

 

 

他忽地打了个冷战,不知道是因为愈发降低的温度还是太过安静的环境,特意为北国小镇准备的绒披衣好像没有丝毫存在感。

 

 

叶修转过几个巷口,轻快而熟练地穿梭在黄砖年久失修的街巷。然后他停下脚步,站在一个十字路口犹豫起来。

 

 

很久以前曾经造访时的记忆告诉他应该向南,而手上刚刚从街边一个导游手里接下的仿古地图则明确地标注向北。

 

 

虽然使用了超远距传送术并没有什么舟车劳顿,但高阶法术消耗起人的精神来也不是一般的厉害。他打了个哈欠,快速地把手里的地图折起来塞进披衣内兜。

 

 

[【远距通讯法术】会话请求:已应答]

 

 

“我说……你们的店在南边儿还是北边儿啊?”

 

 

“废话当然是在南边儿啦,你上次才刚来过没多久这么快就忘了啊,这记性你可怎么办,以后估计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哎话说话说,你是卡在十字路口儿了吧,要不要我去接你啊,我很怀疑告你方向你自己还是找不到地儿……”

 

 

耳边带着细微金属杂响的声音噼里啪啦如是夏天的雷雨,飞快地说完一段话还不失抑扬顿挫。

 

 

“我靠……怎么是你啊,喻文州呐?”

 

 

“文州去接王杰希了,你们怎么都这个时候来啊,对了我可不能甩下店接你去,丢了东西就不好了所以……”

 

 

[【远距通讯法术】状态:已断开]

 

 

叶修呼出一团白气,水汽弥散在干冷的空气里,四处散去,消失不见。

 

 

他紧了紧身上的披衣,向南走的一路上,所有的马车都与他方向相反,赶车的人像是飙上了劲儿,手里的绳用力的甩动,马车的木车轮在坑坑洼洼的砖路上上下颠簸。

 

 

道路两旁的建筑都是用略微发着紫色的砖砌起的,与王国其他地方的风格大相径庭,异邦旅者走过无不是抬头赞叹着独特的尖顶风格和深色调。

 

 

转过街角是一家魔法用品店,门脸十分抢眼,被烫金边的木条分割成小块的玻璃推拉门两边墙壁上还挂着两个壁灯,磨砂的玻璃灯罩里跳动着一团模糊的黄色光,甚至没有招牌,不过从玻璃门看进去,四面墙壁上摆满的各种珍奇魔法用具也昭示着这正是一家魔法用品店,还不同于镇子上其他商店,存货颇为丰厚。

 

 

叶修推门而入的时候,喻文州正边和王杰希交谈边掸着斗篷上的雪,雪落到木质地板上化成亮晶晶的蓝色粉末,室内不知来自何处的暖风轻轻一吹就无影无踪。

 

 

“叶神来了?坐吧。”喻文州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头把斗篷挂在衣架上。

 

 

“怎么,王大眼儿,你也是来找那物件儿的?”他口中的“那物件儿”就是小镇上所谓是魔法至宝的东西。

 

 

王杰希坐下来,摘下大沿帽放在自己手边,看了看大大咧咧像主人一样靠在沙发上的人,摇摇头说“我本来是为了那个东西而来的,可是到了这里就听说那石头似乎有人看管,那个人自称是魔法神明的后代,所以……”

 

 

“什么什么?那他不是更应该把那破石头交出来了吗,把东西给了协会,我们好研究啊,其他人还说什么了没?”忽然沙发后琳琅满目的物品柜转了个面,里面转出一个端托盘放着几杯咖啡的话唠少年。

 

 

“可是他不肯。”王杰希说完这话店里陷入短短几秒的安静,所有人动作都停住,吧台上玻璃沙漏里粘稠的液体滴落发出细微的声音。

 

 

黄少天咳了两声,绕过沙发把咖啡放到矮桌上,一边说着“其他人跟他谈过判没?要是跟他讲道理他不听我们就去抢好了,而且魔法神明的孩子那不是传说的事情吗,就算他真是那他不交出来也是阻碍研究,必须得好好教训一下是吧,好了好了快喝吧不然一会儿凉了就变味儿了。”

 

——————————————————————————————————————— 

 

 

塔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附了魔法的塔的隔音效果很好,叶秋此时却厌倦这种安静,手里摩挲着一支羽毛笔,呆呆看着高处那扇窄而长的窗子。

 

 

[【超远距加密通讯法术】请求应答]

 

 

“我是叶秋,哪位?”接通这极其消耗施法者精神力的超远距法术后,另一端却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法术自身频率稳定的金属音。

 

 

“您好,我是叶秋,请问您是哪位?”叶秋又重复了一遍,那头传来几声细微的咳嗽。

 

 

“您说吧,密码不会被破开的。”叶秋猜测了一下那人的顾忌,声音放轻了些。

 

 

依然无声。

 

 

“塔里只有我一人,您……有什么要事?”他有些不解,超远距的法术原本被打断或窃听的难度就很高,而且这个通讯法术还被加上了多层密码,被窃听的可能性就是小数点后几十位了。

 

 

过了几秒传来布料的摩擦声,似乎有人走动。

 

 

“叶法师,请您稍等一下。”几秒后走路的声音停止,一个刻意压低的女声传过来。

 

 

叶秋应了声,随后又等了十多分钟,对面一直不断传来杂音和远远的说话声,他也不免惊叹对方精神力之强。

 

 

“久等了,叶法师。我希望您能够接下我这个请求,报酬由您来定。”女士的声音放开,看来是周围令她顾忌的人或东西走远,隐隐听到她的声音在类似山洞的空间里回荡环绕。

 

 

“请说。”

 

 

“我想请您帮我制作一个魔像,需要全学派法术百分百抗性,也就是法术攻击无效化。”

 

 

“嗯,”他从面前一摞纸里抽了一张,羽毛笔蘸蘸墨水在上面简单记录了一下,墨水的清香在纸面上迸裂,“还有吗?”

 

 

“希望您能尽快制作。”

 

 

“外观呢,有什么要求吗?”叶秋注意到请求者是一位女士,特意问了这个问题。

 

 

“外观请您随意……对了,能否在魔像受到法术攻击时让它施以同类更高阶法术的回击?”

 

 

“这……”羽毛笔在纸上简单画着草图,微微停顿了一下,纸面立刻洇开一小片黑色墨迹,“挺难的,不过也不是不行。”叶秋重新抽出一张纸,在上面罗列着一些东西。

 

 

“需要的制作材料已经写好,一会儿会传送给您,上面包括我的一些报酬。只是制作魔像需要用到我个人的研究和加密法术,您也是贵族,如果许诺不试图修改魔像的内核程序,我相信您不会食言。”

 

 

“当然,贵族最看重信誉。”女士语气有些惊讶,她知道在向法师提出请求的时候,法师一般不会询问用途目的或是请求者身份,而叶秋特意提出,应该有深意。

 

 

两人交谈几句切断了通讯,他将那张羊皮纸传送完毕后对方很快也传送来了他要的东西,他简短收拾了一下去造访了父亲的塔。

 

 

塔里只有一些年轻的法师,曾经满溢着他和哥哥笑声的塔死气沉沉只像是封锁了许久的图书馆。他轻车熟路摸到一扇暗门前,嘴里念着解锁咒文,思绪飘回很久以前,父亲为了禁止他们偷偷进入暗门特意加了密,而哥哥却用不知道从哪学来的烈性攻击法术直接轰开了门。

 

 

叶秋迈进门中,踏上很长的下行楼梯,甬道里没有照明物,脚下的砖砌楼梯有些地方也斑驳破损,他闭着眼却像小时被人牵着手一样领着,没有一步踏空。

 

 

走到楼梯底端,黑漆漆的偌大厅室忽然亮起来,三壁皆是嵌在墙里的书柜和木架,放满了法书和罕见的魔法材料,厅室正中摆着一张长方形红木桌,桌两边各有几把椅子歪歪扭扭地立着,桌下,椅子边,所有空的地方都被书堆占满,有的整整齐齐一摞,而有的却是散在地上,斜斜的堆起一座小山。顶上吊着一块水晶玻璃样的石头,以它为中心四散的青光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反射,光束交织在一起,只是一块石头便照亮了整个空间。

 

 

叶秋站着发愣,腿抬起来又放下,只觉得无处下脚。

 

 

地上散落着各种仪器和材料,材料几乎都是他哥哥在年幼的时候背着父亲出去在外面收集回来的,那时候他不以为然,嘴上说修习战斗法术四处乱跑的法师都像是流浪人口,还时不时捡捡破烂回来,而心里却是有一丝丝羡慕和向往。他随手捡起一个落了些灰的材料,以他现在更为专精的目光,不难判断不只是他手上的,几乎这满地,都是少见绝妙的珍奇之物。

 

 

他回了回神想起正事来,小心翼翼地从书上迈过,走到最里边的书架前。满书架都是有关战斗法术的书,他开始从头一行一行查阅,他不熟悉这柜书,也对战斗法术研究不深,毕竟即使是普通战斗法术也对施法者的精神力消耗很大,年龄稍大一点点就会吃不消。只适合叛逆期的小朋友用的法术。这是他很久以前对这类法术的评价。

 

 

相较之更吸引他的则是精密魔像的制作和大型法术的发明,魔像是实体形态存在的一种机器,而非魔法虚无的创造物,靠内核和指令驱动,体积一般都比较大,却是法师喜爱的防身物。

 

 

他抽出一本很薄的书,轻轻吹了吹上边的土灰,走的时候顺手拿走了桌上一个奶白色的水晶材料。

 

 

上方暗门关闭时锁扣“哒”的一声响过后,厅室里的光骤然暗下,地上被惊起的尘埃和成团的絮状物也缓缓沉下。

TBC

———————————————————————————————————————

完全不知所云......

哦有个坏蛋看完之后说觉得很中二

好像确实挺中二的x

我是真的很想把这篇中二的文章好好写完!

看着顺眼的点个赞吧

打滚求评论!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手比哈特】

评论(12)
热度(68)
  1. The best view一锅酸汤粉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