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雪夜

我诈尸了,各位过年好

距离他离家已经五年了。

外面下着雪。
他坐在窗边,从这栋别墅里一眼就能望见那栋高楼,侧边亮着几个红色的大字,楼上还有两三个窗户透出暖光,好像能听到敲键盘的声音,或者笔尖在纸上游走的沙沙声。
他父亲显然对他还不满意,不敢放手把他拼搏一辈子的东西交给他。
“其实是他自己不服老吧。”他曾经这么想过。
他在网上看到过一句话,有个人说十年的情谊两天不见也就淡了。
他觉得不然。
要么为何现在的他心里无端升起一种焦虑,难言的烦躁。

已到半夜,雪刚停。他随手拿了件外套,小心翼翼下楼,把二老睡时忘记关掉的电视断了电,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冬雪初霁。
那年也是这样的天气。
他走着,积雪在他脚下发出“吱嘎”的细响,路上早已没了人,冷清得像另一个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也是没有他的世界。
叶秋已经很久没进过公司大门了。父亲交给他的任务也快到要见成果的日子,那也许会直接决定叶老先生会不会把公司早些交给他。
他拐了几个弯,路上只留下干干净净的一路足印,在昏黄的路灯下闪着些微的光。
嘈杂声渐渐撬开像因纽特人的冰屋一样坚固的,笼在街道上的寂静,又渐渐灌入他耳中。

他要了一杯啤酒,在高脚椅上坐下来,正面对着舞池,射灯在头顶不停的转,人影闪动,重金属音乐冲击着耳膜。那是他不知道第几次在半夜跑出家来找他哥哥,就在这间酒吧里——又或许不是这间酒吧,因为酒吧的老板已换了几个。他看到他就坐在舞池边的皮椅上,点着一支烟,缭绕的看不清人影的烟雾里时不时传出两声咳嗽,似是还未习惯呛人的气味。
他喝了一口酒,把冲鼻的味道压下去,眼前晃动的人群让他有些头晕。他忽然开始寻找,寻找一个久违的影子,在女士翩飞的裙裾间,在重重的人群里,那个少年人。
他最近总在喝酒。虽然酒量很少,但他每天都会喝一些,大多时候是在睡前,渐渐他竟也觉得自己的酒量似乎稍有长进了。
他常听说酒能解愁,自己却不能像别人一样浮一大白,往往半觞就已将要昏睡。
后来他渐渐地明白,清醒时的情绪虽然令人厌烦,却还是比宿醉之后的头痛要好的多。
说起来他已是这间酒吧的常客,老板和他年纪相仿,常常出来跟他聊聊,也很多次劝过他酒只能解一时之愁,解长远之愁却还是要靠人的。
他赶在自己将醉未醉的时候赶紧放下了玻璃杯,并且小心地把它向里推了推,远离桌子的边缘。
他有些想走,想离开。就在他起身的时候,身前几步远的一个姑娘随着音乐转出了他的视野,她刚刚所挡住的对面的椅子上正坐着一个少年。
他脸色苍白,却神色激动地与身旁的人讨论着什么。皮椅靠着窗子,他似乎是受不住冬日的寒气,打了个抖,转身在背包里掏出一件外套。外套被团得满是褶皱,他只闻了闻,再将它抖开,迅速披在自己身上,正在快速生长的骨架在外套的肩部撑起两个明显的棱角。
“他一定刚从网吧回来。”叶秋想。
他起身想穿过舞池,却没想到只站起身这个动作就让他的视野摇晃个不停。眼前的人们跟着乐队的鼓点来来回回,那个少年屡屡被人影挡住。但那些人在他看来也不过只是人影而已。
他拨开人群,想走到那边,舞池的另一端,却被人群冲得偏离了方向,被裹挟在人群中带来带去,直到他自己也已辨不清方向。
他的头更晕了,两肋之下的胃腹间也有一股酒气在上冲,有什么东西搅荡着,像要把空荡荡只有几口酒的胃翻个底朝天。
耳边的人声越来越远了,只不过那乐队的歌声却越来越近,近的好像就在他耳边演奏。
【恋爱已蔓延在每个角落让我设下圈套】
他好像踩到了谁掉下的一只手表,趔趄了一下低头再看时只看到无数双脚。
他忽然着急起来,他怕那个少年又跑去跟他的狐朋狗友们进网吧,也怕他孤身一人走在夜里阒然无人的大街上。
【透过细微缝隙偷偷窥视】
忽然他似被挤到了人群边缘,那个少年苍白的脸又闪在他眼前,他心里骤然松了口气,勉力控制着虚软的步子挤出舞池,正站在他的面前。
“跟我回家吧。”他想拽拽自己的领带,却发现今天他并没有穿西装出门,他摸到的只是卫衣的领口。
他叹了口气,迎着少年疑惑也欣喜的目光伸出手。
【抓到你了】
“好。”少年也伸出他苍白瘦长的手与他的相握。

他猛地挺身坐起,身后是凌乱的枕巾和似是被沾湿过的枕头。两鬓的头发粘在眼角,半身的汗在后半夜微凉的室温下激起皮肤上一片战栗。
太阳穴有些疼。
他借着不夜城市透过薄窗帘送进来的光去摸床头的手机,却发现手机下压着一张酒吧老板写给他的字条和一板醒酒药。
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梦的呢,他想。
酒吧乐队的那首歌仍然在耳边,真实得令人无法怀疑。
他已坐在电脑前,晃动鼠标解除休眠,点开那份十几天没看的文件。

“抓到你了。”
END

狗年大吉!给各位拜个晚年(*・´ω`・)っ
纯粹自我满足之作,在扣扣空间里被安利了坎特雷拉,于是歌词用进来了,这个里边,我就继续传递安利的火炬,各位,坎特雷拉了解一下?
看不出cp向都不好意思打tag。
感觉真的真的真的很不会写文章了,不是什么手生,我都放锅里煮这么久了,没用…!

其实实话说来,看很多同人的时候都有一种矫揉造作的感觉,我想找一种能够把故事和情感真实表达出来的效果,不显得虚浮和夸张,实在是太难了,我会去多读书的。

谢谢您能看到最后❤️

才发现老福特手机端可以艾特人了,后排 @氢氧化李

评论(16)
热度(56)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