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柒七】重拾旧梦

*脑洞来源昨日围脖一句话“在拥挤的人潮里,我把你弄丢了。”但是是he请放心!!
*现代世界观,心理医生七。
*ooc预警!!
*文后有碎碎念




头顶的白炽灯又在闪了。

伍六七想起刚刚那位被这闪烁的灯吓到发抖的年轻人,过多的生活压力和家庭暴力让他极度敏感,甚至在某些方面反向生成一种暴力心理。

他能分析出病人的心理根源,却难以明白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他总觉得自己缺少点什么。像是一块渐渐扩大的阴影,最近他已经要被这种无助而虚幻的感觉吞噬。

所有的心理现象都有它的根源。

他觉得大约是在他的学生时代。

他曾爱过一个少年。




下着雨的傍晚。

伍六七独自待在教室打扫着卫生,理由很简单,他下午迟到了。

更惨的是他没有带雨伞,即便乘车回家也要走一段距离。

于是他手里的板擦移动地更慢了。

以打扫卫生的名义在保安大爷清校的时候多逗留一阵,说不定雨就快停了。

校园里很静,只听得见雨声,伍六七看着窗外雨里奔跑的学生,打着伞的行人,岗亭里抽着烟的保安大爷,忽然感觉身后有点什么。

他回头,一个少年站在讲台下面,手里拿着背包,校服扣子也没有系上,露出里面那件黑衬衣,衣领有一个“柒”字。

“是你啊。”伍六七赶紧笑着打了招呼,这个人叫柒,是隔壁班有名的黑面神,虽然不是什么不良少年,但是气场比常在学校楼后男厕所里聚众抽烟斗殴的那群混混的头还要强。

他看到柒臂上带着值周的袖章,赶紧晃了晃手里的板擦,“那个,我打扫卫生,晚点走。”

“动作快点,清校了。”柒皱了皱眉,摸了摸擦的还算干净的黑板,“垃圾倒了吗?”

“还没,还没,我这就去,这就去。”伍六七赶紧撂下板擦,到教室后排拎起垃圾桶就往外跑。笑话,站在他身边十米以内可会被冻感冒的。

片刻后他拿着垃圾桶走进教室,看到那个冷冰冰的值周生已经把地板墩了一遍,正拄着墩布站在后门看着他。

“哇,谢谢谢谢!你真是个好人!”伍六七发誓他的话绝对发自真心,这种闷热的夏天,做墩地这种体力活会让人浑身是汗的。

随后他在心里把隔壁一位跟他说这人很不好相处的老哥骂了一通,人家明明只是不愿意表现出来而已。

“那个,靓仔,一起走吗?”

“嗯。”


教学楼门口。

雨没有停,反而越下越大,在两人面前拉起一道网。

“雨好大啊......”伍六七把手臂伸出房檐,雨滴立刻扑到他手心,那股凉意沁入他的心底。

“你带伞了吗?”看着身边的柒。

“带了。”他掏出一把天蓝色的伞。

“那......你往哪边走,我们能不能顺个路?”

“我往西边,去车站。”

“啊......那不行了......”伍六七撇撇嘴,望着外面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雨,解下书包顶在头上,说声“走了。”然后快速冲进雨里。

跑着跑着他就开始后悔,地上雨水溅湿他的裤腿,书包好像没什么用一样,头发也被雨打湿。然而他才刚跑出不远,离车站还有一段距离。

他在耳边噼里啪啦的雨声里听到了脚步,踩着水跑来的脚步。

还没等他回头,一把天蓝色的伞就举在他头顶,把暴躁的雨点都阻拦在外,只听得见它们打在伞上朦胧的声音。

他闻到了一种很好闻的气味,从他身边那个人身上。

“诶,你不是......”

“没关系,我不着急回家。我送你。”少年肉眼不可见地朝他扯了扯嘴角,姑且算是笑了。

伍六七愣了一下。

柒看了看他头顶那根湿漉漉低着头的朝天辫,忽然笑出了声,举着伞更靠近了他一点。

伍六七被他忽然拉进距离的举动吓了一跳,少年身上温热的气息传过来,让他被雨淋湿的身体稍稍找到了点安慰。

柒递来一张纸,“把头发擦擦吧。”

少年的侧脸在微暗的天光里显得朦胧,他的眼也深得看不到底,只能捕捉到那一丝浅浅的笑意。


后来他们平淡得不能再平淡地走到一起,毕业后各奔东西,又平淡得不能再平淡地分开。

自然是再联系不上。

伍六七在后来将这段不足为外人道的,姑且称作恋情的时光,解释为青春期小屁孩填补心理空虚感的举动。

但后来他很清楚这不是,他越发觉得这分明是某种“此情可待成追忆”的情愫,只是当时已惘然。

他捻了捻自己额头上几缕黑色的发丝,他早已不扎那个幼稚的辫子,却始终忘不了那个总盯着他辫子看的人。

诊所的门铃忽然被按响,把他从回忆里捞出来。

“请进!”他放下茶杯。

门被推开,走进一个青年,与他年纪相仿,穿着熨烫笔直裁剪合身的西装,白色衬衫的最上面一颗扣子没系,也没有打领带。

“您就是......心理分析师?”他隐隐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眼熟,但过多的交际和应酬已让他大脑混乱难以记清每一个人。

“是的,就是我。”伍六七平静地回答,内心却早已乱成一团,面前的青年简直和他刚刚还在想的那个失联多年的家伙镜像般的相似,但气场却没那个人那时那么骄傲和冰冷,更加成熟,也更......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更有魅力。

“我只想随便聊聊,可以吗?”

“当然可以,但是要收费,价目表在墙上。”伍六七指了指墙上那张纸,这人却头也没回,只是点点头说,“没问题。”

伍六七用纸杯给青年接了一杯温水,放在他面前,自己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问“那么您想聊点什么?”

“我觉得最近我的心理可能有一些问题,我觉得我的生活缺少点什么。”

“能具体说说吗?”

“我很想念一个人。”他抬起头,直视着伍六七,几缕头发落在眉间,他的眼神与他记忆中的少年何其相似,只是更深,更让人看不懂了。

“请允许我猜测一下,是失恋吗?”

“也许。但我当时还是学生,毕业以后很平淡地分开,我也从未多想过什么。”

“后来我发现我忘不了他。”

“虽然我联系不到他,但即便能找到他,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如何,不想打扰他的生活。”

“......你说的他,是指......”

“是一个男生。”

伍六七的心脏抽搐了一下。

不会这么巧的,不会这么巧的,他只是刚好长得很像,也刚好曾有一个男朋友而已。

外面炸开一声响雷,雨滴也急急扑在玻璃窗上,让他想起那天雨滴打在他头顶那把天蓝色雨伞上的声音。

“我和他第一次相遇......也是在这样的雨天。”

不会这么巧的。伍六七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

“我是说......您能不能让我忘掉他,”他停顿了一下,“不,让我对他的执念稍微淡一点点,就足够了。”

青年的眼里忽然反射出一种特殊的光,头顶的白炽灯闪了一下,他喝了一口水。

他放下纸杯时,伍六七分明看见他的衣领上绣着一个浅浅的“柒”。

“先生,我有办法。”伍六七起身。
青年望着他。

“闭上眼睛。”他说道。

青年犹豫了一下,却还是闭上了双眼。

随后他感到一只温热的手覆在他眼上,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这就是最好的办法。”他睁眼,面前的心理分析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皮筋,把头发扎在一起,扎成一个有些滑稽的朝天辫。

“是我。”

柒停顿了一下,随即急不可耐地抓上心理医生的衣领与他唇齿相交。




碎碎念预警
是最后一篇文,几天后就要为自己盖上棺材板了(bu
如果一年以后还回来的话,希望能看到这个tag火得一塌糊涂,也希望伍六七这个动画不会再像许多良心国漫一样被腰斩(我不是开光嘴......!真的不是黑!)
谢谢你的喜欢!如果能留下一两条评论就更好了!
后会有七!

评论(11)
热度(80)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