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11)

目录☞(1)


第六位面。

红砖铺成的狭窄路面两侧墙根下已经生了团团的霉迹,昏暗模糊偶尔看见一小株植物奄奄一息地扶墙而立,又是带着惊讶的目光目送罕见的贵客从面前经过,在提一盏黄灯的人的指引下慢慢隐入浓密的黑暗里。

“到了。”提灯的人停下脚步,伸手把灯挂在距自己头顶半米高的挂钩上,随后笑着侧身让开,如果不是狭窄的地道飘着霉味,那“请”的手势就像邀请客人进入宅邸参观的管家。

身后人从他身旁走过,面前坑道矿工工作间一样狭窄的空间里只摆着张发霉的木桌和环桌三条同样肮脏的木凳,桌子上点着支快燃尽的白蜡烛——上面染了斑驳的黑色霉菌,快要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固定木板与四条支腿的铁片和铁钉已经锈蚀得几乎酥软。

那条凳子上坐着一个青年,法袍在因来人带起的风而摇曳起舞的烛光下显得脏兮兮的,顶在桌面上的手肘把常日潮湿的桌面压出小小的凹陷,手里把玩着的几块布满裂痕的材料也在阴影里了无生气,青年两手上佩戴的法术戒指也龟裂开,一触即碎。

“叶秋?”他回过头紧盯着首席法师带着同火焰一样明灭的笑意的眼睛,“他怎么在这?他怎么了?”法师笑着踱步过来拍拍他的肩,伸脚勾过一条长凳,凳腿在坑坑洼洼的砖地上拖动发出喑哑的呻吟声,“只是障眼法而已,师父坐下说话吧。”

看着老人不情愿地将重心转移到凳面上,法师满意地在左手戒指上掠过,叶秋眼前变得清明,他的父亲真真切切坐在面前,一如既往严肃的神态却被额头上的细汗出卖,手指敲击桌面的小动作也吐露着焦躁的情绪。

“您知道,法师眼里没有善恶的区分,只有私欲和利益,”法师面上的笑意消失,“我就不绕弯子了,师父,您的儿子安然无恙,您也该踏踏实实协助我们了吧。”叶秋紧紧握住材料,尖尖的棱角给手心带来鲜明的刺痛,前一天被传送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得知这件事,并且在穿越位面的时候戒指和材料都被附加的法术毁掉。

老人搁在桌面上的那只手臂忽然暴起青筋,如同他一瞬间怒不可遏的情绪一样突然,那只手下一秒就已经重重打在首席法师的鼻梁上,血液沾上了指骨,法师向后踉跄几步,暗红色的血液像扭动的红虫爬进他的嘴里。

安静,是暴风雨前隐藏着骚动的片刻安宁还是夏夜子时连夜虫都无声的静默,叶秋想说什么却如鲠在喉,想做什么却无从下手,千斤重的沉默压在前胸,两肋之下的胃腹中一阵搅动,无措不安盈满其中。

法师扭头向旁边砖地啐了一口,转身去拿来时挂起的黄灯,接着径直走进黑暗的甬道,说“走吧,师父,研究方案敲定之后我会给你儿子换一个好住处的,当然您也是。”

老人看了叶秋一眼,叶秋以为他会交代什么事情,他却双手背到身后,步步稳重而轻松,如闲庭信步一样跟在那个黄色光点后面,背影被黑色抹去。叶秋没有追上去的打算,因为在老人后脚迈出房间的时候先前设置好的结界就已经启动了。

烛光中时间慢慢流逝,房间每一个角落每一株植物每一颗尘埃每一个霉菌都在默默无言中打量着长凳上一动不动的青年,只是不知何处吹来的细风玩弄起火焰,白色法袍上晃动着昏黄的流光。

许久,结界解除,熟悉的脚步声再次踏进来,只不过上一次是带着黄灯进来,带着满下巴的鲜血离开,而这次是带着法杖和材料有备而来。

“我父亲呢?”叶秋倏地站起,久坐给双腿带来的麻木让他的语气失去了自己脑海中想象的压迫感。法师看着他,没有敌意和傲慢的眼神让他感到陌生且独具魅力,他做了一个“坐”的手势,接着自己在叶秋对面的长凳上落座。“我哥呢?”叶秋重新坐下,接着开口。

法师笑了,半张唇的弧度在高挺鼻梁掩出的阴影里令人发寒,他开口“我的同袍,你父亲很安全。如果你同意再次做一个和之前山洞里的那个一样的魔像,那么……”

“我拒绝。”

“我会给你换个好住处,也不会亏待你父亲,也可以考虑石头的研究结果共……”

“我不会跟你谈条件的,我哥哥在哪?”

“我知道你会的,那么多的研究资料你也可以免费使用……”

“说起这个,你该不会忘了之前答应过我哥哥他们的事情了吧?”

“当然不会,他现在正被关在藏书室里,那些……你哥哥的朋友们我也都一一传送了所有资料过去,现在,考虑一下你的选择吧。”

光继续晃动着,把法师脸上的不耐烦照的清清楚楚,仿佛下一秒就要发作。叶秋没有戒指和材料,就算脑子里塞满咒文也不可能施法,而且他对自己的身体机能也没多大信心。

“我拒绝,”他看着法师瞬间皱起的眉头,“不是因为你的条件不够吸引我,就算是因为我的私欲,或是我的利益,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魔像的制作方法,可以吗?”法师重新耐下性子,支起双手遮住半张脸,说道“你现在不能使用法术,而且你哥哥还被我关在藏书室里,你答应下来才是明智之举。”

“哥哥从来不是我的弱点,我相信他。”叶秋的眼里映着摇曳的火苗,那双黑色的眼瞳和毫不躲闪的视线正直白地向法师表露他的立场,法师从他眼底看到的那种热腾的情绪就像他在年轻时师父眼里看到的一样,令他没来由地感到狂躁。

攥紧的手臂因为冲上头的热血而微微抖动,他终于站起身,伸手便抓住叶秋的衣领,正当他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他的感官轻车熟路地感知到有什么法阵启动了,还未等他思索法术的来源和类型,叶秋面前凭空出现的护盾将他的手弹开,同时叶秋身后若隐若现发着红光的法阵喷吐出火球,极近的距离转瞬间就到达他面前,他的护盾也在同时启动,火球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按在另一边的墙壁上,十数个火球接连吞没他的衣摆,球形护盾勉力支撑到法阵消失,散出几缕青烟后遗憾的碎成数片。

叶秋曾在那一瞬已经做好了受皮肉之苦的心理准备,却未想是谁,在何时何处在自己身上附过法术,还是像火球术这样启动时消耗施法者大量精神力的烈性攻击法术。

“烈性攻击法术……”他叨念着,对面墙上一片焦黑,首席法师还没来得及调整呼吸,在一片带着焦糊喂的烟里咳嗽着。

叶秋好像知道是谁做的了。

TBC

————————————————————————————————

下一更除夕,我一定不会再错过了orz

我写的叶秋怎么总感觉这么崩呢????

喜欢的话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呗【趴】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手动笔芯】

评论(17)
热度(49)
  1. The best view一锅酸汤粉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更新,新的一年继续等粮!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