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一张照片

我的文章归档


饭后叶秋正在厨房帮着爸妈洗碗,一边想着公司的事情一边洗的心不在焉,动作断断续续,忽然一只胳膊搭上后脖颈,用力之大简直要让他怀疑这人是不是成心想把他摁到洗碗池半池子的洗洁精泡沫里。还没来得及抬头抱怨就看到一张贱嗖嗖的脸凑过来,说“秋秋想不想出去散散步啊?”听到“秋秋”二字瞬间一阵鸡皮疙瘩窜上脖颈激得他连打几个冷战——很小的时候叶修就一直这么称呼他。


“什么秋秋,真恶心,”叶秋低头从他那只死沉的胳膊下逃出来,皱着眉头“你让让,让我效率高点好好洗碗。”叶修只好往旁边移了两步抱着手靠住大理石灶台的沿儿,叶秋继续皱着眉在温凉的水管下冲洗带青色花纹的瓷碟,动作麻利地处理掉了,像是早干惯了家务活。“你刚刚说要出去转转?”叶秋在墙壁挂钩挂着的白毛巾上擦了擦手,随后小心地把碗碟放回柜子里。



走在马路边的时候刚刚在玄关执意只穿一件羽绒服的叶秋已经怂成团,冷风的脚步只稍稍有些匆忙,撩开羽绒服的下摆,拉开没多高的衣领,穿透银灰色的面料扑进他怀里又带走了所剩无几的一点儿热量,相反叶修敞着风衣的扣子,嘴里叼着烟,乳白的烟雾悠闲地随着风向后淡去。

就在叶秋张嘴提议要回家的一瞬间,一件带着体温的有些沉甸甸的风衣披到他肩上,风衣衬里的温度自然经不起冬日里晚风的掠夺,叶秋几乎能看到它们一点点流失到空气中,他下意识地抓紧衣襟,扭头正想问叶修冷不冷的时候,对方摘下嘴里的烟“没事,我不冷。”他又想了想要问叶修去哪里的时候,对方笑着“去天桥吧。”叶秋又思考了一阵,觉得似乎没什么话题了,明明彼此都是那么熟悉的人,在对方开口之前就知道要说些什么,这条同幼时几乎完全相同的街道也叫人熟稔到根本不用思考,信步便可到达想去的地点。

夜色如水,头顶少见的星星点点流下闪烁着的银光,落于地面时已经被灯光削弱得难以捕捉,街上的车流就像与马路并行的那条河,车灯在路边商店红红绿绿的招牌上晃过暖黄色的光,饭店里满座的喧哗声隔着堵墙在行人路过时只能朦朦胧胧听到,好像不在同一个世界。路边低垂着脑袋的高挑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压矮又拽长,目送他们几乎步伐一致地沉默着走上天桥。

叶修双手撑在栏杆上,低头看着被镀上橘黄色的柏油马路,视线不自觉的目送一辆又一辆从桥下穿过的车辆远去,直到消失在如水的黑夜里。似是贪恋着这随手可得却又不知为何而弥足珍贵的沉默,在汽车轮胎碾过路面或是带起一阵风的沙沙声里,没有车鸣笛,两个人也没有说话,远处传来商店的音乐和饭馆的嘈杂显得虚无缥缈,更像是以动衬静的背景音乐。

也许是天桥很高的缘故,亦或是远离了尘嚣的错觉,叶秋几乎能感受到星光洒在他后背上,俯身趴在栏杆上转头去看叶修,不知何时点起的烟徐徐飘着,没有细心打理的头发还翘着,额前染上路灯和招牌杂糅的光色,耳后细碎的黑发上撒了稀疏的星点,那些银光欢快着跳跃着,发梢肩头和后背微微突出的蝴蝶骨都染上了那种静谧的银色。

“我说,还在想公司的事情?”他开口说话,一缕淡淡的烟从口鼻缓缓突出,就地散在感知不出方向的微风里。“嗯。”叶秋直起腰,稍稍站正就能看到远处灯红酒绿群楼之间那栋公司所在的写字楼及楼顶张扬的红字,“简直烦的不行。”他的腰又塌下去,相当随意地把自己挂在栏杆上。

叶修忽然笑出声来,随手碾灭了烟头,起身拍拍他后背,往天桥另一头走去,等他跟上去的时候,叶修正从裤兜里掏零钱给桥头跪坐的老人。桥头的路灯坏了,在黑暗里沉默着,桥另一端的路灯伸展它橘黄的光勉强触及到桥这头的三个人,被光摩挲得发黄的两张一元纸币被放进老人面前的纸盒,一张白色的硬纸片从裤兜里被带出来,细腻的风里打了个卷儿落在地上,发出细微的声响。

“什么掉了?”叶秋凑过来。

叶修撤了一步,目光触及洁白的显眼的纸片流连了几秒,忽然蹲下捡起迅速塞进轻羽绒的内兜,拍拍他的后背“什么都没有,快走快走。”叶秋被推推搡搡的下了楼梯,不知道是散了散步吹了吹风有了精神,还是在无人的街道上忽然耍起了小孩子脾气,他伸手去拽叶修的拉锁执意要看那张纸片,两个人在人行道上像幼时那样打闹起来。

半晌,被叶秋抓住帽子的叶修气喘吁吁地妥协,取出那张纸片递到他手里,接到纸片的光滑触感让他以为这是不知道在哪照的大头照,但走到灯下才看清,那分明就是他某次在某合作会上发表演讲的照片。

“变态啊——你——!”他脸一热把照片朝旁边人扔过去,对方却跳起来两手合十夹住了照片,还小声嘟囔着“幸好接住了”叶秋挥手佯装要打过去的是时候撞到了对方冰凉的手腕,猛地想起身上的风衣还是他的。

“喂,你冷不冷?”他把手收回来,叶修反问“你冷吗?”“我不冷我不冷。”他说着赶紧伸手解扣子,忽然那只冰凉的手握上他的手腕,阻止了他的动作,脉搏在那份凉意中突突跳动。

“没事,你不冷我就不冷。”


—————————————————————————————————————————

写短篇好舒爽x

好像情节不是很丰满?

我想写个弟控的叶不要脸【只源于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弟弟就是我的全世界”这样【雾】

拜个早年啊拜个早年

评论(14)
热度(104)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