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9)

目录☞(1)


书柜间来回踱步的少年带起脚下一层薄灰,明明暗暗在半空中发着荧光的尘粒悬浮着不肯落地,像这个固执的少年。

 

 

少年又快步走回第一个书柜前,稍微弯下腰查看最底层的架子,那上面只稀疏斜倚着几本似乎是放了几百年的,被毛茸茸的尘絮包裹着的大部头书。

 

 

“叶秋,那本《战法实录》,你放在哪里了?”修长的手指在书架上点点点,轻轻的叩击声表达出主人的焦躁。

 

 

像是有空间延迟一样,半晌过后才从远处研究室隐约传来一声询问,叶修只好放大声音朝那边又喊了一句,随后叹了口气,开启侦测魔法在浩如烟海的藏书中寻找。

 

 

那本书里记载着一种法术材料,在另一个亚空间,似乎有着非比寻常的法术效果,这样的东西对于叶修而言自然是最有吸引力的,包括那书里所有提到的材料,他都想亲手使用。

 

 

“哥,今天轮到你做饭了。”叶秋推开藏书室的门,指了指墙上的钟表,提醒桌前正入迷的叶修。

 

 

“好好好,那今天你洗碗。”他挥了挥手,随手将书反扣在桌上,伸了个懒腰。

 

 

父亲和母亲出行的日子里,二人一直都是如此度过,尽管整日也说不了几句话,但就如孩子一样,知道自己并非一个人孤零零在这巨大的塔中,总会很安心。

 

 

后来在那个夜晚,叶修将他制作的法术材料图鉴整理好,带上了早就收拾过的背包,蹑手蹑脚掩住卧室的房门,房间里只剩一个人的呼吸声。

 

 

他走出高塔,抬头即是几乎布满苍穹的群星,明明暗暗隐隐现现,就像他脑海里无数个日日夜夜吸引着他的法术材料一样。他再没回头看那座总限制着这颗年轻的心的塔,毫不犹豫的披着星光走向远方。

 

 

他淌过河流,翻越高山,在满地珍宝的森林里迷过路,穿越了无数亚空间,一直以来随身带着的图鉴也被一张张勾画掉,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个——传说中魔法神明的子嗣遗留的石头。

 

 

他在旅途中结识了许多同他一样的人,他们一起四处寻找法术材料,一起研究战斗法术,他甚至快要忘记自己的来处。只有在某个夜晚,当他坐在高可参天的寒带树木枝头点燃一支烟,望向南边,烟雾缭绕里他才隐约看见那个遥远的,离开多年的塔,和塔里的人。年龄在增长,正如塔中那个人所说,战斗法术不过是适合年轻人的东西而已。些许的力不从心感常在他彻夜未眠后爬上他的眼底,纠结沉淀成一片淡淡的青黑色。

 

 

他旅程的最后一站,是王国极北的边陲,他在那里找到了那颗石头。

 

 

法术列表里最后一个中远程传送法术将他送到离塔不远的高地,也正值夜晚,就如他离开时一样,就连头顶上那片星图都不曾变过,穿越百年的光洒在他肩上,洒在比十年前更加老成的肩上。

 

 

他点起了一支烟,靠着在地表上虬曲盘旋的树根,烟雾在眼前散了又聚,他开始组织与塔里人对话的语言,眼神在那片辽远的星空上呆滞着,猛然发现银白色星空那端隐隐弥漫着的赤红,血一样的颜色,是他这多年来最熟悉的颜色。

 

 

从树后转出,那座曾经名为束缚了他自由的塔在火光中倾塌,噼啪的声响似乎就在耳边,搞搞窜起耀武扬威的火焰舔舐着天空,繁星的光芒在焰的边缘描摹了一圈银色,似是烧破了穹顶一样的天空,星星点点都倾泻而下。

 

 

他瞳孔里倒映的火焰灼烧着他一瞬间呆滞的大脑,他大步向那团红色奔跑,全然忘记树后那个装满他十载岁月的背包。

 

 

在曾经名为门,但如今却是一片木炭的物体前停下脚步,火势已歇,触目所及皆是一片刺痛,他几乎一眼认出,那堆纸灰里半埋着的身体。

 

 

只那一刹,被火焰余温熏得干涩的眼底氤氲起不知名的东西,如果曾经只是一段遥远的距离,眼前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高墙。耳畔的风裹挟着余热几乎将他侵蚀,在他要踏进那片废墟的前一秒,所有的事物定格在那一瞬间,眼前的一切,草甸,溪流,星空,废墟,开始发黄变色,最后崩裂,碎片珊珊剥落的景象被那双张大的眼尽收。

 

 

“所有人都知道您的才华,大法师,”青蓝色法袍的法师坐在木质圆桌的一边,手指轻轻摩挲着碗里的银色汤匙,“不然我也不会求助于您,再说,我也不相信您对那个石头,就没有一点好奇。”法师淡蓝色的眼瞳里倒映出年迈而面无表情的脸。

 

 

老人没有答话,自顾自用银刀割下一块牛排。

 

 

“我承认,是六师协会没有能力完全透彻的进行研究,所以,特意寻求您的帮助。”

 

 

老人还是不答,小巧的汤匙送了一匙羹汤到口中。

 

 

年轻的法师有些按捺不住,他把汤匙搁到空瓷碗中,碰撞的脆响过后,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老人便开了口“食不言,寝不语。不是首席法师您,邀请我共进午餐的吗?”

 

 

法师的身子略微顿了一下,随后笑了,笑着说“那您就听我说话吧,师父,”他如愿看到老人咀嚼的动作僵硬地停住,“您的两个儿子现在在我府上做客,他们希望得到有关一些魔法的资料,如果可以,我希望以这个为筹码,请您协助我们的研究。”他知道老人唯一的选择就是同意,这委婉而礼貌的话语定然让他明白了此时他选择的重要性。

 

 

老人喉结动了动,正欲开口,法师接着说“研究结果,恕我们不能共享与任何人,抱歉。”

 

 

微微的风忽然停了,庭院里的一草一木都在空气中胶着,时间像粘稠的液体,从兰草叶尖滴落。

 

 

良久,老人推了推已经温凉却再无心情吃的羹汤。

 

 

“我同意。”

TBC

————————————————————————————————

还在纳闷儿为啥昨晚的定时发送失败了 

他讲日志不存在【黑人问号.jpg】

总觉得自己画风不太对 嗯不知道为啥。

以及 求小红心小蓝手!

求评论!!!!!!!!!!你们就是在评论区跟我唠家常都行 来评论啊!

感谢看到最后【笔芯】

评论(20)
热度(48)
  1. The best view一锅酸汤粉 转载了此文字
    更辣我的太太!开心!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