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8)

好久没更新有没有想我???

这篇刚好两千字,写得特别水,不瞒你们,我自己都不太记得前面的情节了

有bug啥的评论里喊我一声,感谢

另外目录传送☞(1)

一座老屋,暗红色的砖墙上有些已经脱落的金色漆片,不知名的植物蜿蜿蜒蜒从墙根爬到房顶,另一面墙上破碎的玻璃窗谈吐着屋子主人无可挽回的消失。大门紧锁,锁链上的锈迹斑驳,锁头还崭新,上面刻着一些文字。庭前本该盛放的奇花如这屋主一般了无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杂草,像是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被时光拔起了半人高。

 

 

头顶的天空压着片灰云,不过,看不出来是“压着”,因为放眼,整个灰色似乎就是整个苍穹的本色,没有深浅的变化,一片蒙蒙。

 

 

屋子周围是看不到边的原野,偶有棵断裂的树桩,早已经空心,断口处参差不齐。

 

 

忽然起了风,风掠过苍绿色的草飒飒地响,夹杂在风中,草被折断的声音,一个披着黑色绒袍的人从原野与天相接的地方缓步走来。

 

 

许久,荒芜了近乎有百年的庭院第一次有人踏上,一双像是骑士所着的长靴毫不留情地从枯草上踏出足迹,银色金属质感的靴子在地上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印,他走到了那扇锈得一碰就碎的门前,摘下黑色的披袍向后一抛,还没待被风吹远就化成了金色的亮晶晶的粉末。

 

 

他穿着单薄的白色衬衫站在并不柔和的风里,衣摆被卷起,白色裤带上用金色镀了一圈不知名的文字,穿越时间的沧桑感袭来,他仿佛一个凯旋的战士。

 

 

“师父,别过来。”风住,一个沙哑的声音穿越铁门,他瞳孔收缩。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说着伸出右手,古老的咒文在他口中一念而过,中指上幻化出一道犀利的金芒,毫不犹豫就要去割断锁链。

 

 

“不要动那条锁链,否则我会死…师父,你走近一点,我有东西要给你。”

 

 

他的手顿住,迈上几步站在门前。

 

 

时间停滞了,没有一点点风,没有一点点声音,短短几秒竟像几个世纪一样长。

 

 

刹那间一道红色的光从铁门门缝中有如毒蛇一般窜出直直朝向他的喉咙。

 

 

万分之一秒堪堪避过,那道光在他颈项上带出一条鲜红的痕,鲜血争先恐后冲出伤口沾湿了衣领,紧接着那伤口的边缘突然泛起一圈幽幽的蓝色,急速向伤口深处蔓延。

 

 

“你是……谁。”他磁性犹如教堂管风琴般的声音此刻近乎扭曲,变得沙哑,他的眉心泛起一块蓝色的光斑。

 

 

“师父,徒儿无能。”原本清澈如水的声音似乎夹杂一点点戏谑。

 

 

 

 

猛地被耳边的机械音吵醒,竹躺椅上的人张开双眼,入眼不再是那座阴郁压抑的古屋和一片死亡颜色的天空,取而代之是快至中天的太阳,阳光笼罩在他周围,让冰冷的手脚有了一丝暖意。

 

 

他活动了一下因为久躺而僵硬地四肢,不紧不慢地接通通讯法术。

 

 

“大法师,六师协会首席法师邀请您共进午餐。”

 

 

“那么,我可以拒绝吗?”他笑了笑,两鬓斑白的头发在风中微动。

 

 

“首席法师还邀请了您的两个儿子。”

 

 

老人舒展的眉头立刻拧紧“他想干什么?”

 

 

“请务必在正午赴约。”

 

 

[【次元通讯法术】状态:已断开]

 

 

他面前浮现一张地图,标注着赴约的地点。

 

 

老人轻轻摸了摸颈侧那道伤疤,新长的肉纠结在一起,就像他和那个人一样,始终没有办法各行其道。

 

 

别墅的玻璃门拉开,他的夫人把茶水放在躺椅边的玻璃桌上,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中午我不在家吃饭了。”

 

 

“和谁?”夫人笑起来,高挺的鼻梁在阳光下遮掩出漂亮的阴影。

 

 

“一个老朋友而已。”他也笑了笑,饮尽瓷杯里的茶水。

 

 

“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至少他作为首席法师总不会言而无信。”叶修调整着远距传送法术的地点,回头对叶秋说。

 

 

叶秋本想劝他不要去拿那些首席法师允诺过用石头来交换的魔法资料和材料,然而面对他少有的认真,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法术灵光褪去后,二人站在那个熟悉的大殿前侧,和上一次相同,首席法师正坐在高台之上,手中以一种讲究的姿势端着玻璃酒杯,杯中装着暗红色似血的葡萄酒。

 

 

“哟,法师,”叶修用手中银制的打火机点燃一只叼着的香烟,向前走了两步便在一瞬间传送到了首席法师的面前,“我如约,来拿取我的报酬了。”

 

 

叶修微微低着头看向他,他忽然站起来,险些撞到他的鼻梁,“小把戏。”首席法师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笑。

 

 

大殿瞬间陷入了粘稠而僵硬的安静之中,叶秋看着僵持在高台上的两人,深吸一口气又不知要从何说起。一片剑拔弩张的气氛充斥着空间,像按在人喉咙上愈发用力的手,几乎叫人喘不过气来。

 

 

良久,叶修开腔打破了僵持的状态,“我明白,凭你们六师协会要想透彻的研究石头实属困难,这样吧,我们两个可以协助你们,但是,”他摘掉口中的烟,“研究成果必须与我们共享。”

 

 

“不可能的,你已经输了。”法术忽然笑起来,黑紫色的皮靴点地跳起,宛如一只黑鸟浮在了空中。高台立刻落了下去,台子上不知何时出现的花纹和地砖上同样不知何时出现的蓝色印痕拼接,刹那间爆发出一片蓝色的耀眼的灵光。

 

 

“糟了。”地面开始融化,就好像沼泽,叶修的长靴已经陷入了一半。即使知道这只是魔法效果而非真正发生的,他也难以否认自己刚才的大意和一闪而过的无措。

 

 

“只可惜,你并不是我理想的合作者,但是你能为我带来我理想的合作者。你也知道的,六师协会引领着整个大陆的法术研究,”法师向上翻起的法袍下摆折成鸟翼形状,“这是刚刚研制出的秘术,恭喜你成为第一个体验者,我就姑且叫它——心魔。”

TBC

————————————————————————————————

明天继续更,国庆快乐,表白所有等我更新的小可爱❤

随手点个小蓝手小红心让我爽爽呗(bu

打滚求评论!!!!!!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笔芯】

评论(18)
热度(49)
  1. The best view一锅酸汤粉 转载了此文字
    啊太太终于更新了😘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