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7)

目录☞(1)


黑紫色的锋利的刀尖砸在发白的冰面上,一个黑影瞬间移动到叶修面前,闪过几道白光,巨大的刀刃四分五裂,应声砸在地上,魔像手里只剩一截刀柄。

 

 

叶修之前正在吟唱的法术因为这一愣神已经中断,耳边的机械音提示他准备法术材料重新施法。

 

 

风掀起他的衣摆,细小的雪粒从耳边刮过,他看着面前不停挥刀切割魔像的人,脸上泛起一抹笑意。

 

 

“喂,老叶,看样子你能对付得了那个东西,我们先走了啊。”

 

 

叶修转过身打了个手势刚想开口,忽然一把黑刃猛地从身后飞过来插在自己面前的地上,随后那个穿黑色风衣的年轻人也摔在了他身边。

 

 

“看来你不大行啊,叶秋。”他伸出手来拉他,头发被冷风卷乱,遮住了半只眼。

 

 

叶秋正想吐槽明明他也没有撂倒那只魔像,视线却撞入他的眼睛,因为一望无际的冰原而被映得清冷的瞳孔中,那个稍显疲惫的年轻人正看着自己。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再去想叶修了,无论他回来与否,他依然可以过自己的生活,在自己的塔里做自己喜欢的任何事情。事与愿违,再一次看到叶修的时候,在这样寂寥的永久冰原上,他想要他回来的愿望是那么强烈,强烈到无论如何掩饰他都觉得情绪会顺着目光流泻出来。

 

 

“靠,小心!”叶秋从短暂的自我意识中清晰过来,魔像另一只没有拿武器的手臂带着风重重的挥拳砸下。叶修瞥了一眼魔像,攥紧手中的武器,一声不吭地一个空翻躲开老远。

 

 

叶秋心里骂了他一句,本能地从地上拔出黑刀去与精铁铸造的重拳相对,刚一接触他就明白大事不好,这个魔像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自己的创造物了,黑刀勉强抵住拳面擦出火星,随着他手臂上不断地用力而抖动。

 

 

【亚谢里德千石枪术】

 

 

魔像拳上的力倏忽间消失了,那个将砸未砸下来的拳头悬停在半空,像是时光暂停了一样。

 

 

他抽回黑刀,揉着有些脱力的肩膀,惊讶地看到眼前的一幕奇迹,魔法对之无效的魔像被魔法牢牢禁锢在山洞口,亚谢里德千石枪术召唤出的地面上的每一根尖头的冰柱都完美避过了魔像,但是却在魔像的身旁,就在它身侧,它周围的冰柱从地面直撞上洞顶,冰柱巧妙的分布锁住了魔像,它头顶的冰凌因为巨大的震动坠落下来,砸在它身上,它紫色的眼睛亮了亮,手臂在两根坚硬的冰柱之间扭动,遵照指令对物理攻击做出反应却被阻止。

 

 

“厉害,确实…”叶秋从震惊中回过味儿来,转头却看到半蹲在地上的叶修,额角一滴晶莹的汗珠滑落,留下的潮湿痕迹转眼被风吹干。

 

 

叶秋才意识到这不是奇迹,是由他用意念力创造出来的,在脑海里精确判断每一根石柱的位置利用魔像自身会将魔法弹开的范围,控制着所有石柱在一瞬间魔法发动的时候出现在正确的位置。

 

 

战法术本就消耗人的精神力,更何况用意念控制大型的攻击法术。

 

 

他看着嘴唇发白满头冷汗,却偏要撑着他那已经变成法杖的武器站起来的叶修,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上去扶住。

 

 

“看什么看,还不快打它?”眼前的事物不知何故有些发白,朦朦胧胧的奶白色,让他想起叶秋小时候喝过牛奶嘴边留下的奶渍,或是父亲塔附近的那条河清晨时河面上的白雾。他本不想使用这个法术,消耗很大精神力后他也不晓得自己能不能再撑得下去,毕竟已经不再像很久以前那样是个热血的少年了。叶修笑着说话,却只吐出一丝轻薄的白气,过于频繁的大量消耗精神力已经让他感到四周逼来的寒气,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戒烟。

 

 

“哥哥你…没事吧?”叶秋抬起的脚跟略微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朝向叶修,正要迈步走过去,忽然魔像手臂右侧的石柱发出尖锐的崩裂声,断下的冰块和魔像的手臂一起扫向他的后背。

 

 

 

 

 

 

 

 

“咚”的巨响过后,叶秋在魔像脚下慢慢恢复意识。

 

 

在魔像手臂挥来的时候他身上提前准备好的防护魔法正好启动,和魔像对撞时的巨力将他弹开。

 

 

温热的液体划过他的眼角流到嘴边,一股血腥味钻进鼻腔引起大脑一阵眩晕。

 

 

“叶秋,你没事吧?”隔着刚刚对撞扬起的冰雾,对面焦急又虚弱的喊声无比清晰。叶修站起来想过去看看,踩在冰面上却有一种不真实感,刚刚恢复力气的双腿轻轻颤抖着,他皱着眉,耳边的机械音告诉他法术列表中再无飞行术。

 

 

“我,咳咳,我很好,交给我吧。”叶秋用力地咳了几声,忽略掉喉咙里甜腻的味道,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十分正常。

 

 

当他回身面对那个魔像的时候,一种从见到它就开始跳动的不适感再一次弥漫上来,胃里泛起一阵呕吐感。

 

 

他抬头,猛然见魔像腹部它曾刻下的自己的纹章,在那上边又凌乱的添了数刀,在自己血液的深红印记上深的骇人。

 

 

恍惚间又想起那位客户在通讯魔法中许下的承诺,女贵族清冷的声音仿佛是还在耳边,他猛地捂住嘴,喉口的铁锈味发着甜腥,胃里搅动的东西似是要翻涌上来。

 

 

随后是愤怒,没有丝毫保留的歇斯底里,在叶秋的脑海里大声地叫嚣,刚刚恢复冷静的大脑里充斥着愤怒的嘶吼,脸上快要干涸的血迹又重新被烫人的血覆盖。

 

 

【灾难黑刃】施法【法术复制】【法术强化】

 

 

一个专职研究的法师,用比几乎大部分战法师快几倍的速度一字不差地咏唱完咒文,双手两把散着黑光的刀刃像是斩出一个旋风一般,他借着刀刃跳到魔像腹部,曾浸透他几日心血的内核被狠狠贯穿,然后刀锋一转,两把攥在他手中的黑光将发着紫色微光的内核拦腰斩开。

 

 

魔像双眼骇人的深紫色光芒黯淡下去,内核发出令人心碎的响声,像是折断了脊梁骨。远处站着的叶修吐出口气,看着那个黑色的背影,耳边不断环绕着内核巨大的碎裂声,不知自何处生发一种难以言喻的绞痛,他可以很轻易的想象到这样一个似有智慧的魔像要花费制作者多大的精力。

 

 

魔像身子断成两截,压垮了束缚着它的石柱,砸在冰面上,冰壳发出一声沙哑的呻吟,向四面扭曲蜿蜒出几道裂痕,再次腾起一股冰雾。

 

 

叶秋站在魔像的遗骸边,眼里的火焰最终还是被冰雾扑灭,粘稠的视线固执地不肯离开魔法的残片,一遍一遍,从上到下,从头到脚,目光扫过魔像的每一寸,在碎成四瓣的内核上稍作停留。

 

 

他脚下乍现一片紫光,几乎能刺瞎人眼的魔法灵光中笼着一个法阵,花纹繁复,不知哪里来的风吹散了那片冰雾。

 

 

“…叶秋!”那雾刚散,法阵暴露在空气中,灵光呼吸一般明明暗暗的变化,法阵深深刻在叶修脑海里,他在记忆中搜寻着,在他的印象里,这个法阵绝不意味着好的事情。

 

 

一个瞬间魔法阵灵光忽然炸裂,阵中央的冰面飞快地向地下塌陷,叶秋还没来得及退开,脚下的冰块已经四分五裂,黑黢黢的裂口深不见底,冰块一层层塌陷,像是通往地狱的台阶。

 

 

他脚下的冰层坍塌的前一秒,一个人影从他身侧窜过,招呼了一声,他只看清那个人站在飞行杖上向他打手势,还没看清他的面孔,脚下猛然一虚,他咬牙跳起来抓住了那个人的飞行杖。

 

 

“你怎么回来了,石头呢?”叶修看着慢慢把叶秋送到地上的黄少天时心里松了口气。

 

 

“队长和王大眼已经把石头送过去了,”黄少天收起飞行杖,“我本来想着你们两个需要独处一阵子,但是好长时间都没见你回来于是我就飞回来了。”

 

 

“我想我们有必要跟协会联系一下,当时他给我们的资料可不是这么说的。”叶修朝法阵处凹陷下的大坑扬了扬下巴。

 

 

“不必了。”叶秋忽然开腔,声音很低沉,沙哑的像宿醉过。“不必了,魔像是我做的,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有权利毁掉它,不必让协会知道了。”

 

 

叶修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恍然发现面前的叶秋已经不再是很久以前那个造出魔像又不肯毁掉,闯了祸需要他来处理后事的叶秋了,变得强大,更冷静,他并不是个感性的人,但是此时他脑海里只有三个字‘他变了’ 带着不知名的喜悦和叹息。

 

 

“哥哥,”叶秋抬眼看向他,看似毫无情感波动的眼底藏着一抹幼稚的笑意,“回家吧。”

TBC

————————————————————————————

小天使们中秋快乐!

实际上也没多长...希望喜欢❤

半个月后见

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

打滚求评论!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比心】

评论(11)
热度(67)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