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4)



目录☞(1)



几个小时前。

 

 

刻印上最后一个法术的内核被小心地安装进魔像的身体,这个高大的魔法创造物周围缠绕着淡淡的紫光,它的创造者站在它面前,沾着墨迹的手指搭在魔像的胳膊上轻轻地摩挲着。

 

 

叶秋在制作它的过程中每时每刻都在犹豫,如果他没有猜错,这个魔像是用来守卫那个石头,如此强大的东西可能会伤及人命,他不想交货给客户。但协会在古典时期就制定下的法师戒律,以接受魔法订单为生活和研究来源的法师一旦接受客人请求就不能够反悔,否则将会被取消其存在的合法性,作为一个正直的法师他当然不想去违背它,但是只要一想到叶修有可能会受到自己的魔像的攻击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先不管这个问题,”他一边想着一边从桌上摸过一把小刀,刀尖在食指白皙的指肚上划过,立刻渗出一滴饱满暗红的血液,滴在魔像的内核位置,然后用小刀刻上代表自己的纹章,“希望这是我为那位贵族做的唯一的魔像。”

 

 

撑着一团乱麻的脑袋他重新坐回椅子上,耳鬓的头发被揉得翘起来,用力发白的指尖摁在太阳穴处,食指没有凝固的伤口再次渗出血来,眼前的东西看起来都越发的白蒙蒙,“要是能永远摆脱这些麻烦的事情就好了。”

 

 

 

 

在空旷的大厅里,不过十多岁的叶秋组装成了由他一人制作的小型魔像,魔像身上荧光绿色的魔法刻印亮起的时候他忍不住跳起来欢呼。

 

 

“哥你看,我的第一个魔像!”他抱起那个不轻的魔像跑进地下室里,叶修正趴在桌上摆弄一个方形的材料,他把魔像小心翼翼地放在叶修面前,嘴巴笑得快咧到耳根。

 

 

叶修伸手摸了摸魔像,丝绸一样的手感令他感到惊讶,接着他碰了一下魔像的腹部位置,它便瞬间窜了起来漂浮在半空中发出听不懂的机械音。

 

 

“你的品位太奇特了,它看起来像只大号的甲壳虫。”说完他就看到叶秋逐渐凝固并慢慢变成它反义词的笑脸,“不,我是说…我很喜欢甲壳虫,你不知道吗?”但已经没时间给他后悔说错了话,那个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的魔像一边游荡一边发射着魔法弹,魔法弹掉落在地上立刻引燃了一堆法书,紧接着又一颗落下来恰好朝着叶修。

 

 

就在千钧一发时他向旁边偏了半个身子,魔法弹引燃了他的发梢又与他擦肩而过,落入他身后的书堆里蹿起火苗。

 

 

一切发生只有短短一瞬间,水流随即扑了下来,灭掉了书堆上的火,也喷得叶修一身湿——房间里装有定位灭火魔法。

 

 

“嘿!叶秋,快让它停下来,它飞出去了!”叶修脱掉已经湿透的外套,顶着一脑袋湿乎乎贴在头上的头发,一把拽上愣住的叶秋跟着魔像跑出去,而魔像正在大厅里进行着半空的舞蹈同时一边发射着魔法弹一边动着嘴巴不知道在说什么。

 

 

“喂,说话的时候不要乱喷口水。”叶修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碎水晶朝魔像扔过去,同时准备念咒文发动爆炸魔法。突然嘴角上扬的嘴巴被一只手捂住,没来得及念动咒文,碎水晶滑出一道抛物线然后摔得更碎。

 

 

他转身挣脱那只手,皱紧眉头盯着叶秋说“不让我炸了那只甲壳虫,难道你有办法?”

“有,等它能量耗尽就好了。”

 

 

说话间魔法弹点着了皮沙发,所幸一跃而起的火苗下一秒就被水雾压了下去。

 

 

“会把塔烧了的!你是kong bu 分子吗?造这种东西干什么?”叶修后滚躲过一个魔法弹,忍不住朝贴着墙根的叶秋大声喊,可叶秋没回他话,背靠着墙滑坐到地上,两只手攥着T恤的下摆捏出大片褶皱,他看不清叶秋的表情,躲着雨一样的魔法弹几步跳回他身边,听到他小声地说“我不会毁掉我的魔像的,不会的,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做的...”声音越来越细微,叶修不确定是不是带了点儿哽咽,但他清楚的知道一点,自己对爱哭的小孩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尤其是疑似被自己吼哭的。

 

 

“好好好,看你哥的吧,”他拍了拍叶秋的头,转身朝魔像招了招手,“甲壳虫,过来,大哥带你出去溜溜弯。”在跑出塔之前他顺手从茶几上拿走了父亲的防护法具。

 

 

日薄西山的时候他拎着能量耗尽的魔像把它扔到叶秋脚边,拍着身上的灰留下一个自认为潇洒的背影。

 

 

 

梦醒的时候叶秋感觉到似乎嘴角还留着些唾液干掉的痕迹。

—————————————————————————————————————————

冰洞里的黑暗从洞口向内延伸,洞穴壁上隐隐约约透着些青蓝色的光,最深处浓稠的黑色里闪着一个红色的光点。

 

 

黄少天走在最前头,腰上的细剑已经出鞘,剑横在身前一步一步朝那片黑暗探过去。

 

 

忽然背后亮起一片橙黄色的光,光芒蔓延到那个红色光点的位置,隐约勾勒出它的轮廓,六角形的石头。

 

 

打头的三个人立刻转身,看到的却是手里捧着烧瓶的王杰希。

 

 

“怎么了…?”王杰希手上的烧瓶里旋转着一个不规则的物体,它燃烧着放出金黄色的光芒。

 

 

“大眼儿,你有照明工具为什么不早用?”叶修转回头去眯着眼望了望那个发着红光的物体,“把你的瓶子举高点儿,那个也许就是要找的石头了,我们等一下把它吸过来。”

 

 

“等等等等,按套路讲我们不应该过去拿石头顺便发现了什么惊人的秘密吗?”

 

 

“当你发现秘密的时候就会被隐藏机关打死,”叶修放下长矛蹲在地上在背包里翻找着材料,“这也是套路。”“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觉得我可以应付那些机…”忽然间喻文州按住了他的肩,指了指洞壁,所有人都禁了声,目光随着王杰希手里慢慢抬高的烧瓶的光芒一点点看过去,洞壁薄薄的一层冰皮后面立着一个漆黑的身影。

TBC

—————————————————————————————————————————

还有明天去当婚礼花童我真的好尴尬,花童一般情况是不是都是幼儿园小朋友啊

而且跟新娘差不多高的我捧着新娘的裙摆然后撒着花...好尴尬哦

我还是去准备一下的好...

觉得还不错就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吧!

打滚求评论!!!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手比哈特】

评论(9)
热度(58)
  1. The best view一锅酸汤粉 转载了此文字
  2. 不知 冫青一锅酸汤粉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