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3)

有段时间没写我自己都快忘记了

目录☞(1)





 

[【通讯法术】状态:已应答]

 

 

“师父,有什么事?”

 

 

“虽然有些事情还没有办法确认,但请尽快帮我联系六师协会,越快越好。”叶秋合上手里的书,指尖上沾着些封面上的灰尘。

 

 

六师协会是由六位法师中的精英组成,用毕生精力探索和研究未知的魔法,与世间的魔法脉络沟通,索求着魔法的真谛,也在某种意义上管辖着所有法师。协会曾在一位长老离职后请叶秋参与研究,提供无数法书和数不清的让所有法师梦寐以求的珍稀材料,不过被他毫不犹豫的回绝。

 

 

叶秋摩挲着法书封面的一角,薄皮革上细致的纹路让他想到父亲拒绝接任六师协会首席法师的时候,他询问原因,但却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再后来与形形色色的客户相处时,他隐约感到了父亲当时的心情。

 

 

切断通讯法术,他再次翻开那本书,目光停留在发黄发脆的纸页上那个图画,据说是由一位已经亡故的法师用鲜血画在岩石上,再由他的徒弟摹下来的,传说中的宝藏,蕴含魔法的石头。

 

 

他联想到他的客户,那个定制魔像的女士,由她的语气和措辞,他认定她是一位贵族;对于魔像这类繁复的魔法品,她所提出的要求刚好是他能够做到,但又需要花费一番功夫的,那么说明她对魔法的了解也相当深入,而且使用超远距离加密的通讯法术长时间通话,足以证明她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法师。

 

 

她所定制的魔像有很强的机动性,和往常的客户大不一样,这样有反击能力的魔像,更像是一个守卫者;再联系书上关于宝石的传说,原本守卫宝石的强大魔法品被毁,很多年来不停有人想要拿走它但都失败了,同时也有一个神秘的人物造访大陆上各色法师定制魔像,叶秋几乎可以确定,那位女士,就是石头的持有者,或是掌管者。

 

 

可是没有道理她那么强大,却无法自己制作魔像?

 

 

叶秋捏了捏眉心,把书放在一边,微光从窗子外泻进来,柔和而明亮,裹挟着一股不知名的睡意。

 

 

他枕着手臂趴在桌上,呼吸变浅,眼前的一切逐渐朦胧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的金属音瞬间将他拉回。

 

 

[【超远距加密通讯法术】留言:尊敬的叶秋法师,已安排六分钟后您与首席法师的会面。]

 

 

衣架上浅色的风衣被取下,叶秋起身接了杯冷水。

 

 

出发前的几分钟,他想到他的哥哥,是不是也会去寻找那块石头,就和所有热爱着魔法,自由的战斗法术修习者一样。

 

 

六分钟后,他被传送到了协会的所在地,高大的法师塔全部由金黄色的砖砌成,大厅里的六根立柱上分别刻着代表六位法师的纹章,大厅当中的高台上坐着一个年轻的法师,搭在木扶手椅上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扶手。

 

 

“首席法师,我如约前来。”叶秋没有办法同他的同袍握手,只好礼节性的点了点头。

 

 

“法师,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椅子上的年轻人似乎没有起身的打算,向他招了招手,“你是来告知我关于魔法信物——那颗宝石的事情,我们已经找到它的具体所在地了,很久以前就找到了。”年轻人轻微地笑了一下。

 

 

“如果你愿意听我讲述我的发现,你会得到更深入的信息。”叶秋毫不客气地将他的不满用语言些微流露,面对这个新晋首席法师的无礼,他相信如果不是因为那块石头,他绝不会压下厌恶感与他对话。

 

 

“我知道,你所有要说的,已经有人告诉我了,他们做了实地的调查,也许比你的推测可靠得多。”

 

 

“是谁?”

 

 

“是你哥哥,和与他同行的几个浪士。”

浪士是市井俚语中对专精战斗法术的法师的称呼。

 

 

“身为首席法师,你用这蔑称来称呼那些自由的法师,不觉得羞耻吗?”叶秋听到那个词的时候,只觉得大脑里闪过一道白光,愤怒便扩散到了四肢百骸,攥紧的拳头不由自主地颤抖,视野里的那个年轻人因为热血上头的愤怒而有些模糊不清。

 

 

“抱歉,我的同袍,不要生气,”年轻人微笑着走下台阶,却仍然固执地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似是不愿与他等同,“总之,寻找石头的事情就交给他们吧。”

 

 

“我想你误会了,所有法师都绝不是你们协会的下属,他们是自由的,尤其是那些专精战斗法术的法师们,没有人有义务为你们而寻找。”

 

 

“那么,法师,你这番话是因为你哥哥吗?他和他的同行者都毫无保留地信任着我们协会,而且我们也不会欺骗他们,你放心吧,我的同袍。”年轻人挪开目光,转身走上楼梯,伸手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早已设定好的传送法术将叶秋送回了自己的塔。

 

 

他再难以压抑内心的厌恶和愤怒,他想起父亲离开时曾对他说,六师协会本身绝不像它表面上看起来那样。

 

 

[【通讯列表管理】状态:可管理]

 

 

“删除六师协会的通讯密码。”叶秋的声音在他自己看来都是那样的嘶哑,像是小孩子发脾气哭累了时的声音,但他确实再三思索后决定不再与协会有任何联系。

 

 

他泡了一杯咖啡,苦涩中带着香气的味道在他口腔里久久不散,他刻意地没有加太多牛奶和糖。之后叶秋和他的父亲进行了简短的交谈,带了几本书和一些材料快速走进传送法术的门。

 

 

“如果六师协会让战斗法师们取石头,只能说明过程会十分困难,也许还会死人。”这是最后他父亲对他说的话。

—————————————————————————————————————————


“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最好不要把石头交给协会了。”走在一行人最后的绿袍法师思虑良久打破了沉寂。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啊,首席法师已经承诺如果把石头给他,他会允许我们在协会那里使用任何法书和材料,全部免费!那可是只有六个法师才有的权利。”黄少天停住步子,其他两人也停下来。

 

 

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疑问的目光和叶修‘他已经帮我问了’的眼神,略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也许你们当时在看石头的资料所以没有注意到,那个首席法师…他可能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真诚。”

 

 

片刻的安静。

 

 

“可是协会毕竟是研究法术的正统,不给他们的话,凭我们自己可能没办法研究透彻。”叶修忽然开了腔,喻文州和黄少天都表示赞同,王杰希显然也被说服了,可能还是没有放下内心里的不安,眉头紧拧着。

 

 

依照协会提供的位置信息,几个人很快穿越了镇子最北边的冰原,在一处洞穴前停下步子。

 

 

“这种藏宝地点太老套了。”叶修摇摇头,说话时呼出的白气在干冷的空气中弥散,冷风裹挟着冰原上的细小的冰渣和雪片卷起他身后披着的红色丝绒衣的下摆,在一片白色中摇曳的像一团火焰。

 

 

他肩上搭着的伞忽然被收起,在他手里倏忽变幻成一支长矛,只听得机械轮轴发出的摩擦声。

 

 

“医药箱和做应急处理的工具都准备好了,我们先进去吧。”没待喻文州话音落下,几个人已经迈步进了洞穴。

 

 

TBC

—————————————————————————————————————————

这章叶神的戏份少了点,不过明天会有很多的嗯

我要日更我要日更

谁再说这文中二我非得拉黑他不可!虽然确实有那么一点点

觉得还不错的点个小红心吧!

打滚求评论!!!!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手比哈特】

评论(11)
热度(68)
  1. The best view一锅酸汤粉 转载了此文字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