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从未走远

起名废

脑袋很乱想哪写哪全是ooc


“嘿,早安。”经理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有个人溜达进来含糊地打了个招呼,然后放了一杯豆浆在办公桌上。

“你怎么每天都这么晚?”叶秋眉毛拧着,停下手里翻看报告的动作,看了看纸杯里的豆浆,又看了看嘴里叼着油条,像晨练的老头一样在落地窗前伸展胳膊的人。

叶修把油条塞进嘴里,随手从办公桌的抽纸盒里拽了两张,擦了擦泛着油光的手指。

叶秋开始怀疑人生了。

虽然家里常年不用的那把椅子现在又被摆上餐桌,一度被当成杂物间的卧室也重新收拾好——那个混蛋哥哥总算不往外跑了,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子会叫叶修来公司上班,职务还是...经理秘书?

豆浆在纸杯里晃晃悠悠,一不小心就会洒出来,经理头很疼。

“该开始工作了,”叶秋低头重新翻开报告,“记得帮我把财务部的那两位叫来,我...”他说着吸了吸鼻子,然后猛地抬起头,叶修不出他所料正端着烟灰缸抽烟。

手里的纸页被手指用力折的变形,叶秋深吸一口气,胸腔里好像积了一团火,他想发泄出来一时又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他相信如果他可以喷火的话叶修早就被烧焦了。

叶修进了公司之后没少在总经理办公室抽过烟,以前叶秋抱怨两句也就不说话了,他也知趣地只抽一根,但是现在,手里的烟才刚刚点起来,那双因时常熬夜而微微有点浮肿的眼睛就这么盯着他,目光带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怒气,弄得他一瞬间有点不寒而栗。

“咳,看我干嘛,我给你带了豆浆,抽一根,还不行啊?”

叶秋刚想开口说话,规规矩矩的三声叩门声响起。

“进来。”他清了清嗓子,声音有点哑。

推门进来两位女士,就是之前叶秋想叫的人。

“经理,这是昨天晚上没有写完的报告。”趁着两个人交报告的空当,叶修后退了一步飞快地吸了几口把烟在烟灰缸边沿弹了弹。

“嗯,然后你们就准备一下下午和客户的会议,”叶秋草草翻了翻文件搁在左手边待看的那一摞上,“还有一件事...”他从右手边的一沓稿纸里抽出一张密密麻麻写着字的,扫了几眼。

“这样,你去准备会议和人员安排,然后你,”他看向另一个女士,“去告诉小王安排我和李总裁单独会面,最好在...下午的会议之前。”

“还有你,”他的目光越过两位女士,落在后边忙着抽烟的叶修身上,“去念一下我门口的标志,大声点。”

叶修望了望门上贴的禁止吸烟的标志,有点心虚地赶紧灭了手里的烟,把烟灰缸放在茶几上。两位女士转身朝他不明所以地笑了笑,出去的时候带上了门。

“我说,明明准备会议和安排行程的事情直接跟我说就好了,为什么要让她们财务部办?”

“反正哥哥你只会抽烟。”轻描淡写地说着,他手里的文件又翻过一页,提笔在右下角签上名字,然后头也不抬拿过另一份。

叶修心里松了口气,顺嘴接了一句“不对,我还会打游戏。”然后就见弟弟手里的笔突然顿住,他连忙走到房间那头开了电脑,顺手打开窗户散散烟味。

一小时之后,一份刚从打印机中取出,还带着点油墨香味的报告被放在叶秋办公桌上,再由那只纤巧灵活的手推至他面前。他抬头,叶修笑着看向他,问“怎么样,速度吧,我可不只会抽烟。”

他点头接过报告翻了几页,随后撇了撇嘴,说“可我记得这是那份你昨天没有完成的。”

叶修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理亏什么都没说出来,实话说除了做与游戏有关的事情,他坐在电脑前只觉得凳子上有钉子,决没有耐心做眼下的事。

他看着叶秋有段时间没剪长过头的头发,几绺头发下网着些红血丝的双眼,瞬间有点自责,叶秋最近为了和对手竞争过度劳累,他和所有人一样有目共睹,有的时候想安慰几句话,奈何自己并不是有多感性的人,又好多年没见他,每每张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准备说一长篇话而深吸的一口气再慢慢吐出去。

“还有什么需要我的吗?”踌躇了半晌他才说了这一句话。

叶秋喝了口豆浆润了润喉咙,盖好笔盖起身说道“没什么了,今天中午不是还有爸妈的飞机吗,我这边比较麻烦,只好你去送一下了。”

“没问题。”他看了看表,还有两个小时,他想帮他分担些,随便什么都行。

—————————————————————————————————————————

客厅里的挂钟又报了一次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半,客厅阳台外只能看到几家灯光,大片居民区隐没在夜幕里,马路两旁的路灯兀自亮着昏黄的光,把空荡荡的街道照得亮堂。

叶修在阳台上站了好一阵子,他看着沉甸甸地挂在天空上的饱满的月亮和周围簇拥着她的星点,不由自主地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那时候他们还小,两个人半夜醒来一起趴到窗子边看外边的夜景,一片寂静中街道上跑过两只狗,声音不大不小地叫着。叶秋看见不知道想了些什么,转身问叶修“哥,你说世界上会不会有魔法?”“什么魔法,你小说看多了吧。”叶修随口说道。

“如果有魔法的话,”叶秋没有搭理他,自顾自说着话,“希望我可以变成一只狗,然后在这样安静的夜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可以到绿的无边的原野,可以看星空,就像电影里那样,再也没有该死的钢琴课和辅导班,让它们都见鬼去!”

叶修想等叶秋回来然后跟他好好谈谈。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挂表上的荧光指针,安静的房子里空气都带着些催眠的意味,叶修深深打了个哈欠。

在他将睡未睡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门口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紧接着是锁孔里细微的弹簧声,然后门被打开,再轻轻关上。

湿透的大衣随手扔在衣架上,叶秋解下领带,注意到沙发上打瞌睡的叶修,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开灯。

“别开灯,”沙发角落里的人忽然开腔,随后坐了起来,“我想,我有些话想说。”

“说吧。”手机屏幕的冷光亮起,又暗下,整一点。叶秋意识到他是专门等自己而放弃了绝佳的深度睡眠时间,缓步走过去。

“过来,我得抽颗烟,脑子有点迷糊。”说着他点起烟走到阳台上,顺手打开了窗户靠在窗边,薄薄的烟雾顺着窗缝溜了出去。

叶秋学着他的样子靠在窗台上,看着白色,又渐渐变淡变薄然后消散的烟雾,叫嚣的大脑稍微安静了些,“你打算说什么?”

叶修拉开纱窗,把碾灭的烟头随手扔了出去。

“对不起,对不起。”“第一个‘对不起’是因为我不在的那些年,也许你没有可以诉苦或是一起疯的人,第二个,是因为现在,我回来却仍然没有办法帮你分担点什么,每天都是...一样,很晚回来,然后很早出去,你偶尔也得爱惜一下自己。”他不知道自己的意思有没有表达清楚。

“可那是工作...”叶秋说到一半,看到他扣在窗台上发白的指尖,忽然又禁了声。

“我是说,虽然关于公司什么的我没有任何经验,但是既然老爷子让我来当助理...”他停了一下,把脸转向窗户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我是你哥哥。”

“你偶尔,也依赖我一下吧,”叶修重新转回头来看着叶秋,室外昏暗的灯光隐约勾勒出他的发尖,“我也并不只会抽烟。”

叶秋大脑里近日不停吵闹的声音戛然而止,脑海里取而代之是面前的人清晰的话语和脸上不知是不是他看错的一点点红晕。

他抱住他曾经想念得厉害的人,把头埋在他的颈边。

“谢谢,哥哥,我很想你。”

昏黄的路灯在慢慢长夜里遥遥相对,静默着照亮两人相拥的侧影。

————————————————————————————————

不知道在写什么,是不是有点平淡

考完试我要炸了!

顺眼请点个赞留条评论谢谢!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手比哈特】

评论(12)
热度(115)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