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梦



猜不到结尾系列

我有猫饼!

 

 

 

 

 

 

 

 

 

 

 

 

叶修记得最久远的事情,从小时那个撒上金色阳光的清晨开始。

 

 

叶秋没比他小几分钟,但还是乖乖地跟着他叫哥哥,他拽了拽他的袖子,攀上他的手,怔怔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小叶修看了看手里的玩具,又看了看小叶秋故意睁大的大眼睛,点点头说“不许弄坏了啊。”刚递过玩具,从地毯上站起来找拖鞋的功夫,他清晰地听到塑料碎裂的声音。

 

 

叶秋屡次试图还原未果,忽然大声地哭了出来,叶修赶紧跑过去捏住他的脸打断哭声,小声冲他喊“想让妈妈听见又说我欺负你吗!我还没说你呢你哭什么!”

 

 

“我,我怕你怪我……”

 

 

隐隐约约从客厅传来脚步声,叶修朝那边望了一下,迅速扭回头来龇牙咧嘴地恐吓道“再哭以后不给你玩儿了!”叶秋立刻吸了吸鼻子止住哭。

 

 

脚步声转向反方向的厨房,俩小孩松了口气,叶秋看着塑料玩具的尸体小声地问“哥哥……你以后不会不理我了吧?”叶修害怕他又哭起来,只好用力捏了一下他的脸,顶着狰狞的表情狠狠地说“不!会!去拿胶给我把它粘好!”

 

 

——————————————————————————————————————— 

 

 

正午餐桌上,叶爸爸帮叶妈妈端上最后一道菜,坐下来等叶妈妈去放围裙,在学校折腾了一早晨叶修早就听到了来自自己肚子里的抗议,咽了咽口水伸筷子去夹排骨,没想到在半途中被一双筷子有力的打了一下,随后听到叶爸爸低沉的声音“你妈妈还没坐下来,你怎么就先动筷子了?”叶修想抗议,但看到叶爸爸的表情立刻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等叶妈妈坐下,他立刻像一礼拜没吃饭一样扫荡起盘子里的菜,叶爸爸不断地说着“吃饭的时候不要发出声音”“食不言寝不语”“把你的二郎腿放下,跟谁学的这是”叶修看了一眼旁边笑的快喷饭的叶秋,手伸下去在对方大腿上拧了一把,然后满足地看着表情抽搐的叶秋端端正正安安静静地继续吃饭。

 

 

 ———————————————————————————————————————

 

 

下午,叶修从墙头跳下来接住墙那边丢过来的一颗篮球,等着叶秋跳下来,轻声问“没发现吧?”叶秋摇摇头,两人一路小跑到一个篮球场,在浓绿的树荫下乐此不疲的变化姿势一颗又一颗投着篮。

 

 

叶秋脚下忽然踩到了一个人的影子,他转身看到了同年级几个男生一边说话一边走过来,肋间夹着篮球有点胖的男生指了指他们,喊道“嘿,那两个,你们让让,我们要打比赛了。”

 

 

还没待叶秋扭头去看叶修,就听到他说“凭什么,我们先来的。”拿球的男生把球在指尖上转着,朝他们摆了摆手,“快走快走,别耽误我们比赛。”

 

 

“你们比赛啊,那我们偏不走了。”叶修瞟了一眼胖子手指上的篮球,把自己手里的球往身后一抛,篮球在篮筐上转了几圈掉了进去。

 

 

“走不走?”胖子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把球扔给其他人,皱着眉走到叶修面前。

 

 

叶修抱着胸摇头,下一秒衣领就被人捉住揪起来,胖子一句“你说什么?”还没说完,头上火辣辣的一疼就看见一颗篮球弹飞到一边。

 

 

“别动我哥!”叶秋黑着脸一边推开他一边拽住叶修的手说“不要理他们,咱们回家!”

 

 

——————————————————————————————————————— 

 

 

夜晚,叶修轻手轻脚翻过墙,踩在一摞砖头上落地,蹲在墙根处等叶父叶母房间的灯熄灭,偷偷绕到他和叶秋卧室的窗前,玻璃窗不出意料的没有上锁。

 

 

锁扣咔哒声响过,他站在黑暗的房里脱掉鞋子好让自己的脚步声不会吵醒床上浅浅呼吸的弟弟。

 

 

绕过叶秋的床,路过叶秋背后时忽然听到被子摩擦发出的声音,脚步赶紧停下,整个人像是见到了美杜莎化成石头一样僵在床边,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生怕吵醒床上的人。

 

 

“哥?”叶秋翻了个身,往被子里缩了缩,半张脸暴露在月光里,半眯着眼睛看向叶修。

 

 

叶修长出一口气,蹲下来说“你作业给我抄一下,记得别告爸妈我回来晚了,听见没?”叶秋听完脑袋蹭了蹭枕头权当是点头同意,月光轻轻落在他脸上,长长的睫毛遮下一小片阴影,叶修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后来写字台上的灯关掉,发烫的灯泡微微残留着些暗暗的光。

 

 

——————————————————————————————————————— 

 

 

后来叼着烟的斗神在嘉世俱乐部后院看到了满头大汗叶秋,“哥哥,咱们回去吧。”他向他伸出手。

 

 

“我都跑出来了,有什么脸回去?”他随手掐了自己的烟丢到垃圾堆里,叶秋的手机忽然响起,他看过来电显示后手在屏幕上方犹豫着要不要接通,又抬头看叶修,抉择了半天终于是把手机装回口袋,对叶修说“快走吧!我是瞒着爸妈出来的。”

 

 

叶修转过身去,他不太想看到叶秋微红的眼角。

 

 

之后很多次叶秋来找他,从穿运动服的青年到着西装的成年人,他的行为举止变化很大,也许内心变化也很大,他有的时候确实对于没能了解他的变化,和所有兄弟一样彼此知晓烦恼和快乐而感到遗憾,后悔,也许有吧。

 

 

不过,真的能像所有兄弟一样吗?他把手放在自己心口,心脏的跳动的节奏也许就是答案。

 

 

 ———————————————————————————————————————

 

 

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他从桌案上醒来,侧脸似乎是被袖口的褶皱压出一道红痕,拍他的人说“叶先生,司仪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您快来吧。”

 

 

他应了两声,穿上和他从来不搭调的西装跟着那人出了房间。

 

 

走过叶秋身边的时候他好像看见他的眼尾发红,也许是幻觉。他说。

 

 

叶秋的婚礼,他作为伴郎和女方的伴娘走在两位正主前面。

————————————————————————————————————————

算不算虐啊写着好难受。

我有猫饼有猫饼

不行以后还是写糖这都把自己虐的一比

看得顺眼点个赞吧 怎么会看着顺眼啊摔

打滚求评论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手比哈特】

评论(23)
热度(78)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