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冰块粘到舌头上怎么办?

热成狗的产物


短小。







室外温度直飚四十摄氏度,室内电视机前皮沙发上歪着两个穿着背心的人。



“热死我了!”沙发一端靠在扶手上的叶秋扬天长叹一声,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浑身都开始冒烟。



“心静自然凉......”叶修抓起白色的背心抖了几下,好让它不因为黏糊糊的汗而粘到自己身上,但是没什么用,布料还是热情的贴了上来。



电视里播着腻腻歪歪的肥皂剧,却被调了静音,像是在看默片。两个人热到没心情交谈,房间里温度没比室外低多少的空气包裹着身上每一根毛发。



叶修探起身子喝掉茶杯里最后半口凉水,又重新倒回沙发里,被汗水粘成一绺一绺的头发软塌塌的贴在额头上。



身边的人忽然想起了什么,两眼放光从沙发上跳下来,趿拉上拖鞋跑上楼梯,窜进储物室。



在如此高温似蒸笼的环境,空调因频繁使用发热报废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要人的命。叶修想着,然后看到叶秋抱着一台老式摇头风扇小心翼翼地从楼梯上走下来,就好像怀里的是什么稀世珍宝。



何止是稀世珍宝,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风扇通上电很给面子地开始摇头,虽然很久没用吹出来的风带着股土味儿,但让人浑身的毛孔一紧,说不出的舒服。



叶秋站在风扇面前挡了个严严实实,双臂举起大喊着“我又复活啦!”



这功夫叶修已经在冰箱里找到了一袋冰块,是他们小时候记忆比较深的那种各种颜色不同口味的冰球,他还记得夏天傍晚一放学一群孩子就冲进小卖部,人手一袋还不忘分给小伙伴,吃完舌头都是五颜六色的。



“神了!你在哪找到的,我昨天都快把冰箱翻倒了都没找着!”叶秋三步并两步两步并一大步跳到冰箱前就要抢叶修手里的东西。



“喂喂喂,就这一袋儿,咱们得平均分懂不懂?”说着叶修一踮脚把冰块举得老高。



“懂懂懂!现在你弟弟要热死了你懂不懂!”叶秋也不跟他抢,作势就要往地上坐,于是叶修只好把冰块丢到他手里,然后看着他像饿了一礼拜的难民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铃儿响叮当之势扯开包装,伸舌头就吃。



真是热疯了,谁能想到叶经理会这么没形象的吃冰呢?叶修打开冰箱门站在门口,冰箱里的冷气从脚底往上钻,他舒服地打了个颤。



同时叶秋也打了个颤。



“我去......哥......快救我.....”浑身的汗消了不少,正舒服着叶修听见咬字极其不清的声音从他面前传来,他抬头一看看到自家弟弟舌尖上缀着一块红色的冰,顶着一头鸡窝一样的头发看着他。



“挺漂亮的。”



“靠!帮,我弄,下来啊!”此时叶秋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从小到大吃了十来年这东西真是头一次粘舌头上,也是从小到大头一次这么想一巴掌拍飞他哥哥。



叶修打量着热的满脸通红的叶秋不由得想笑,强行憋笑掏手机百度,一边划拉着网页一边偷瞄他三番五次想把冰块强行拽下来,又因为疼而不停跺脚。



冰块体积有点大,他只好半张着嘴,时不时费劲的咽咽口水。



舌头上带着冰块的叶经理几次尝试未果,舌尖也传来疼痛的抗议,看着哥哥肩膀一耸一耸的有点累,忍住把他踹进冰箱里的冲动,拧了一把那人的胳膊说“别笑了!查,查到没?”



“好了好了你别掐啊疼!”叶修一边喊着疼一边告诉自己面对这么严肃的问题千万不能笑,然而看到叶秋皱着眉头急出一身汗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漏出了“哈”的第一个音节,继而看着叶秋一下子黑下来的脸,硬生生的转成了温柔的笑容,“哈,很好处理的,用温水冲洗就可以了,哈哈。”



“哪,哪有温水啊???”叶秋命令自己不要看叶修扭曲的微笑,他觉得自己的舌头快掉了,舌尖已经麻的感觉不到温度。



就在他要走出厨房的时候,一只手扳过他的肩膀,他一转身来自他哥哥的舌就像一尾灵活的鱼卷上了他冰凉的舌尖,在味蕾与冰块的粘连处细细描摹,带着熟悉烟味的“温水”逐渐唤醒着他舌上的知觉。



冰块啪叽一声掉在瓷砖地上,叶秋觉得脸上更热了。



刚耍过流氓的作俑者又俯身过去舔掉他嘴角因为冰的融化而留下的一滴液体。



“嗯,挺甜的。”



————————————————————————————————————————

热疯了不知道自己写了点什么


苍天啊为什么这么热!!!!


我也要吃冰块儿啊!!!!!


看着顺眼点个赞呗!!!!!


打滚求评论!!!!!!!!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手比哈特】

评论(15)
热度(205)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