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指环






8:00   P.M

办公室的门被敲开,仿古的门上刻着无不细致的纹路。

办公桌旁的人噼里啪啦敲着电脑,不时停下来喝口茶。

“同志,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叶修懒散地往沙发上一坐,敲了敲木制的沙发扶手,把手里的塑料袋稳稳地放在只有一臂远的茶几上。

那个人没有回答,手顿了一下,似乎是瞥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接着又端起了茶杯。

“怎么总这样,不吃饭了?”沙发上的人起身转到办公桌旁,一手撑着桌子站在他身后,另一只手环上他的肩。

“哎呦不要动我!”叶秋猛地甩脱肩膀上好看的手,压低身子几乎整个人趴在桌子上飞快地输入邮件。

叶修微微抽了抽眼角,去茶几上拿来了那个白色的塑料袋。

“要不是咱妈叫我来给你送饭,你以为我愿意来?”说着他拿出塑料袋里的凉面和一次性筷子,“给点儿面子,先吃了。”

没人回应他,办公室外边高大的树上令人烦躁的蝉鸣充斥着整个空间,他也没说话,耐心地站在一边。

十分钟以后,来自电脑的那束冷光终于暗了下去,电脑的主人伸了个懒腰,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同时他也听见来自自己肚子里的不满的声音,咳了两声稍作掩饰,端起玻璃杯,直到里边最后一滴茶水滑进口腔,他还固执地不肯把杯子放下。

叶修伸手从他手里抢过玻璃杯,塞了一个塑料餐盒和一副已经被掰好的一次性竹筷到他手里。

叶秋慢腾腾地掀开餐盒的盖子,把键盘推远以防弄脏,然后调整了半天手拿筷子的姿势,这才准备夹第一筷子面。

然而就在叶修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被这个混蛋磨没了的时候,高档的台式电脑贱嗖嗖地发出一声提示音,于是叶秋就像看见海参鲍鱼一样猛地推开餐盒,恨不得把键盘和鼠标拉进自己怀里。

“先吃完再干好不好???”叶修觉得他想砸烂这个价值不菲的破电脑。

“不行,客户回邮件了,要是签下来这个合同就......唔唔唔”然后叶修夹了一筷子面塞到叶秋嘴里,还不忘抽张卫生纸擦一下他溅到嘴边的汤汁。

面前的人满足地嚼着面的表情让他想发火都不行。

办公室里再没人说话,只有声音不减的蝉鸣和敲打键盘的声音,还有竹筷不时和塑料餐盒碰撞的响声。

叶秋在自己没有动手的情况下吃完了最后一口面,叶修收拾筷子的时候照例张嘴等送进嘴里的面。叶修觉得自己有点儿忍不住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耐心这么差。于是一张餐巾纸被呼到叶秋脸上,“自己擦。”

被糊了一脸餐巾纸的人讪讪地擦了擦唇角,继续埋头打字。

这次房间里的安静很快被打破,叶修好像听见门外有细不可闻的说话声,于是准备去扔掉空餐盒顺便看看是谁在外边。

进来时门没有关好,留了一条巴掌宽的门缝,他出去就看到两个看着很年轻的小姑娘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两人因为憋笑而不住耸动的肩膀看起来有点累。

他凑到两人背后去凭借身高优势一眼瞟到了两人手里的手机,上边的图片赫然就是刚刚他喂叶秋冷面时偷拍下的。

不知何故脸有点烧。

“在干嘛呢?嗯?”安静走廊里刻意压低的声线说不出的好听,这两个小姑娘他常来也常见到,似乎是在一些方面有着过人的才能,挺受叶秋重用,他也不止一次向二人打听有关十年未见的弟弟的一些习惯,比如喜欢喝什么茶或者酒,吃什么下午茶,每天在公司留到几点等等。

“啊,啊,叶哥啊,没什么,没什么。”“啊,没有没有,我们刚刚下班准备回家,叶哥再见!”

他目送着两个姑娘的背影小跑着消失在走廊尽头。

————————————————————————————————————————

9:00   P.M

经理办公室的灯光终于暗下去,叶秋走出大楼,看见院子门口一个脸庞被烟环绕着的人在和同样吐着袅袅烟雾的保安说笑。

他走过去揽上那个较高的人看着有点瘦的肩,跟保安交代了几句,同那人一起走出去。

身边的人嘴里的烟不停飘到自己侧脸上,叶秋二话不说抢下才抽了一半的烟随手在路边一个垃圾桶上碾灭扔掉,动作行云流水在叶修反应过来之前一气呵成。

“卧槽......你练过?”唇间有些空荡荡的,舌在口腔里扫来扫去留恋着还未来得及散去的尼古丁的气息。

“我不太想回家。”叶秋像是自言自语,轻轻拉了拉西服的袖子,双手插进裤兜里,不由自主地抬头看那些明明隐藏在灰云里看不见的星星,那群亲切的光点曾经无数个夜晚目送他回家。

“那好啊,跟我走呗,给你个惊喜去。”叶修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眼底晃过一束名为‘激动’的亮光,飞快地在叶秋看向他之前收齐嘴角那一丝不明所以的笑意,拉上叶秋的胳膊沿着空荡荡的街道一路往家的反方向走。

叶秋未置可否,只是顺着叶修在他手臂上施加的力懒懒地挪着步子。






昏黄如威士忌一样的粘稠灯光落在两个人身上,直到叶修拉着他坐在吧台前敲敲大理石的桌面叫了两杯鸡尾酒,他才想起来去问问,“来酒吧干嘛?”

“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在不停晃动的暧昧光线下,叶修的侧脸包括那依然染着年轻时不羁的气息翘起的刘海,都被镀上了酒黄色的边,浅浅翘起的唇角让叶秋看得有点发愣。

两个精致小巧的酒杯被小心翼翼地放到二人面前,酒杯里冰蓝色透明的酒随着酒吧另一头舞台上乐队热情的歌舞而微微晃动着,映出两个人不尽相同的脸孔。

酒吧里人不算少,但也说不上多,有邀着舞伴随乐队演奏而起舞的恋人,有几桌人围在一起谈话,也有角落里一个人喝酒的有心事者,楼上的喧闹也隐约透过天花板传下来,有赌桌前的喧哗,或许也有花花公子们逢场作戏。

吧台前只坐着他们二人,一切嘈杂仿佛都隔绝世外。

叶修对吧台后那个留着大胡子憨憨笑着的老板说“老板,麻烦取一下前几天我放在你这儿的东西。”老板像是仔细想了一番,一拍脑门连声说着“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转身上了二楼。

然后叶秋就看到他哥哥以一种十分讲究的姿势端起酒杯来喝了一口。

“你什么时候这么内行了?”

“这你就知道了吧,永远不要小瞧你哥我。”说着他又带着一撇欠揍的笑抿了一口。

叶秋不屑地发出‘嘁’的一声,端起杯子犹豫了一下,举到唇边也不过只是浅尝辄止。

不过片刻老板便把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到叶修手里,看了看叶秋后知趣地走开。

叶修又喝了口酒,玲珑的酒杯马上见了底,他脸上也浮上一片微微的红,“闭上眼。”他把手遮到叶秋眼上,叶秋没有反抗,他手心感受到他微微颤动的睫毛勾起的一阵痒意。

他收回手去,叶秋闭着眼,搭在吧台边的双手不知所措的摩挲着大理石光滑的台面,直到右手传来微凉的金属触感,他想睁开眼,可在睁眼的一瞬间视线又被那只手遮挡,唇上传来温软的触感,口腔里被渡进鸡尾酒独特的香味,和那人唇齿间熟悉的尼古丁味道。

待他得以看清自己手上的环状物体,还未来得及惊讶,刚刚那个温柔到溺人的吻的始作俑者勾上他的肩,在他耳边低低的说“叶秋,你是我的。”

卧槽这么霸道总裁的告白难道不应该是由我来说?????

叶秋看看叶修,又看看自己指上那个泛着金属光泽的简洁到极点的指环,染着水光的唇嚅嗫着,“这......让爸妈看见怎么办,啊?”

叶修看着面前人的表情,像是很认真地在为这个问题踌躇,他挑了挑眉,说“也是,那我就只好收回来喽。”

然后叶秋不出他意料地把手抽了回去,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手感细腻的指环,似乎上面还带着对方指尖的温度。

“不,不用了,我还是收着吧。”

————————————————————————————————————————

午觉后的脑洞 起名废

不要问我为什么指环会带到叶秋的右手上

努力磨文风中

求个小红心求个评论

感谢耐心看完【比心】

评论(19)
热度(144)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