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1)

画风清奇

设定魔性

私设如山

架空非原著向,借用一点爱欧大大漫画《血族bloodline》的世界背景设定,顺便安利这部作品,个人很喜欢!!

ooc深似海,精卫填不完的那种。

磨磨文风

突如其来的脑洞,我也不知道要写多少章。

 

——山河执手 1——————————————————

目录☞(2)(3)(4)(5)(6)(7)(8)(9)(1-9)(10)(11) (12)(13)(14)(15)

 

尖顶的黑色高塔,潮湿的墙角蜿蜒爬上了一团团一丝丝的苔藓,墙根处黑漆已有些斑驳,窗户高而窄长,上锁的窗框抹着稍显老旧的金色,上层阳台上摆放着几株耐旱植物,不知有几层的塔,塔尖直指灰白色的天空。

 

塔内。

 

“叶秋,你也有了自己的塔,你哥哥走了,我塔内全部的藏书就都由你继承。”穿着黑色简约的法袍,一个看起来稍有些衰老的法师和一个年轻的孩子在一排排书柜间踱步。

 

“那......那您去哪?”年轻的孩子站住,眼睛盯着面前法师的背影,生怕他消失一样。

 

“我和你妈妈会在某个位面度过余生,”法师转过身来冲自己的孩子笑笑,“你已经成长到足够独当一面,我所有的研究和剩下还未处理完的一些客人的请求,交给你我才最放心。”

 

少年脸上的表情变化着,他的父亲,面前的法师,是声名远扬的法术研究者,来自大陆上各类人的法术请求数不胜数,包括一些法术学派的研究请求,而他父亲也正是依靠这些生意生活着,探索着。

 

父亲是他最敬重的人,此时父亲的这决定无疑是对他最大的认可,他很开心。

 

但是同时,这也代表着他要离开自己的父母生活,并且替代父亲继续研究。

 

“没什么可犹豫的。”




 

桌上趴着的人忽然惊醒,不小心碰掉了桌角的一本法书。

 

‘怎么又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了。’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虽然所有法术请求的生意全部交给了徒弟和在他塔中修习的一些年轻的家族法师,但是为了继续父亲的学术研究,或是签下难度更大的请求生意,他不得不翻阅无数法书,穿过无数平行空间收集法术材料。

 

[【加密通讯】请求应答]

 

耳边忽然响起机械音,短暂的犹豫后他同意应答。

 

“师父,方便打扰吗?”

 

“你说。”

 

“我们刚刚通过侦测魔法找到了您的哥哥,在大陆另一端。”

 

“什么?”对于失去联系近十年的哥哥,自叶秋接下父亲所有的财产后从没有放弃过寻找,想不到在一个午后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由你担任本塔临时管理者,我需要离开一趟。稍后把定位信息发给我,谢谢。”叶秋飞快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那本书,简单地整理了一下桌面,换上外出服装,面前也出现了一个透明的面板,上边记录着侦测魔法的结果定位。

 

——————————————————————————————

传送术解除后,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场馆中央。

他抬头环顾,场馆内布满各个法术学派的印记,多是防御法术,看起来像一个法术的比赛场馆。

“哟。”一个散漫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在空旷的场馆中回荡而显得不真实。

叶秋扭头,看到的是一张和自己相似的脸,但那脸上分明写着深沉的疲惫。

“哥哥?”

“来找我的啊?”那个人口中叼着一支燃着的烟,说话时咬字不是很清楚。

“哥哥......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叶秋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快跟我回去,事情很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了劝回哥哥先前在脑海里已经编成文章,打印下来就可以出书的话竟然在此刻想不起来,不过他所说的事情很多很忙也不是假话。

“老爷子把东西都给你然后养老去了?”

“嗯......正好那些研究我都没头绪,你能回来就......”

“别指望我,我一直学的是战斗法术,估计帮不了你什么忙。”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叶修摘下唇间只剩一小节的烟,对着空气一甩,烟头便化成一串闪着亮光的红色粉末,消散无踪。

“爸爸也好久没见你了,你就回去吧,就算是见他一面也......”

“他现在应该不在我们所在的位面了吧,而且我都这么久没回去了,就不要去堵他的气了。”

片刻的无声。

叶秋只看到面前的人笑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出了场馆,那声低低的笑深深地刻在他大脑中,带着一种惑人的魔力,似乎在嘲笑他劝他回家的愚蠢借口。

叶秋愣了好久,直到穿着白色衬衫的身影几乎要消失在他的视线尽头。

年轻的法师心里忽然焦躁起来,追了上去。

叶修好像知道他会追上来,没有走出多远便停了下来,只是背对着他点烟。

他停下脚步,没有再上前,不远不近地看着面前因为太久的漂泊而浸透了疲倦的背影,埋头点烟的动作带着说不出来的一种情感。

他犹豫了。

那时在父亲的塔内,百万册藏书是让所有法师都羡慕,是所有法师梦寐以求的东西,他们愿意将生命的全部倾注在不尽的魔法里,埋头研究哪怕是默默无闻。

但是叶秋自己清楚,哥哥不想,他热爱着冒险,他想要游走过所有的大陆,寻找魔法在大陆上的痕迹,而非埋在成山的法书中。

是年轻时浑身易燃的热血,他修习战斗魔法,渴望游走四方,一战酣畅淋漓。

后来对于哥哥的记忆就止步于那一晚,他带着耗费几年心血做成的传送卷轴从自己面前,离开了父亲的塔,踏上了一条独属于他自己的路,再未回来。

其实他的内心里也向往着那样的自由和畅快,也许意愿不是那样强烈,也许更适合去汲取那些书里古老的知识,他满足于现在他的生活,继承了父亲远扬的名号,又能够在自己最喜欢的领域里翱翔,哪怕只是大海中的蜉蝣一尾,他也心安。

‘如果这是他的意愿,我又何必强求他回去?’叶秋心里的声音一遍又一遍重复着。

他撇撇嘴,手心里生了细汗,不由自主地拧住了袖口。

“你要是实在不想回去......就算了吧。”手指上用力了几分,像跟身上的衣服有仇似的用力攥着,说话当时他就后悔了,花费多年的心血创造各种法术寻找他,终于在世界另一头再看到他的时候,竟然又要自己一个人回到那个被沉寂包裹着的塔里。

他知道从小让着他宠着他的哥哥,如果在听到自己说想他了,请求他和自己回去,一定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他决定尊重他的意愿。

他没有捕捉到面前背影那短短瞬间的一怔,随后他说“等我去过我最后一个目的地,我就回去。”

周围的空气迅速地翻卷挤压朝叶修所站的地方涌去,风裹挟着沙子和草屑划过叶秋的鬓发,缭乱了他的衣摆。

当他撩开挡在眼前的碎发时,他已经消失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真的会在很久以后回来呢,或许,永远也不会?叶秋抬起头,他相信他会回来,他一向言出必行。

夕阳欲落,无风静止在空中的云抹着油画里的色彩,远处山峦环抱的湖水也映着天空中渐变的紫色。

[【远距传送术】检测施法目的地:个人法术塔]

—  TBC  ——————————————————————

 

脑洞挺大挺狗血

磨文风的产物

顺眼点个赞 蟹蟹!

打滚求评论!

竭诚安利《血族bloodline》

感谢耐心看到最后【比哈特】

评论(11)
热度(112)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