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陪伴

点文第二篇

 @姒婳妍媸 希望喜欢w





自打叶修世邀赛回来以后,就被叶父叶母拉着看望各种亲戚,说是十多年没见了,现在也算是有了出息,不见见亲戚们说不过去。



于是整整一个礼拜没有摸电脑的叶修一回到家直接扑在电脑前,随便刷了张卡进游戏。



在之后的几天他几乎是天天待在书房里窝在电脑桌前,基本上没下过楼。不过想到他能跑到国外捞个世界冠军回来,叶父叶母也就暂时默许了这看起来十分任性的举动。



就在这个夏天,联盟大神级别的角色也是频繁出现在神之领域里,自然是因为《荣耀》等级的再度提升,提升到80级也出现了很多不同于以前的活动和角色技能,各个角色技能的特色更鲜明,而且也有了许多可以挖掘的东西。



叶修抽屉里每个职业的卡各放一张,虽然他已不会再操纵着角色驰骋在比赛场上,但是热情不减,正是因为没日没夜地游戏,75-80级一段的副本记录和boss首杀有一半都落进了兴欣口袋里。



就在电脑里那个角色一边攻击着快红血的boss一边指挥团队的时候,书房的门被不紧不慢轻轻地敲了三下,但是叶修耳机里的声音很彻底地掩盖了敲门声。



“喂哥哥你已经好几天没下楼......”



“那边牧师往前站站,加不到血了,还有战斗法师,把炫纹放出去啊,留着当小尾巴呢?”叶秋一句话还没说完,叶修各种指挥就打断了他。



“知道要红了,稍微离远点再看看。”



叶秋就这么站在房门口,叶修坐在桌前背对着他,整个人几乎要融入电脑里那个战火不断的世界。



他本以为叶修总会打完然后转过身来理他一下,可打掉boss以后叶修招呼了几个人转身又进了副本,第二遍刷完副本还在文档里不知道记录了点儿什么东西,总之叶秋已经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还要准备复出。



“哥。”叶秋实在忍不住走到转椅后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凑到他耳边声音不小地叫了一声。



“哦哦,怎么了?”



“爸和妈订了今天晚上的票要出去度假,咱们送送去吧。”



“好的好的。”叶修又朝游戏里吩咐了几句,摘了耳机跟叶秋下了楼。



送走了叶父叶母,客厅里仿古挂钟整点报时敲了八次,声音落下去后整栋房子安静得几乎能听到二楼书房里没退掉的游戏里的喧嚣。



叶秋今年夏天也照例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文件差不多都处理完了,有点无所事事。



他隐隐觉得有点饿,但是中午也吃得挺饱的有点犹豫要不要吃晚饭。



“哥,要不出去吃点东西吧。”他扭头对刚刚站在身后的叶修提议,但是转过身却发现叶修不见了。



“哦,我吃过泡面了,你自己去找吃的吧,早点回来啊。”然后叶秋看到他哥哥头也没回地又爬上了二楼。



————————————————————————————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叶修草草吃了点东西刷卡登入游戏,听到叶秋敲了敲门问道:“哥哥,出去吃早饭吧,顺便散散步。”



“我喝过牛奶了,你记得早点回来啊。”他随口说了句,手底下操纵着角色往新刷新的boss坐标处狂奔。



“那好吧。”



中午,叶秋早了点来叫他去吃饭。



“面已经泡上了,我吃面就行。”他指指一旁快泡好的面,说完话马上转回去指挥副本。



“行吧。”



晚上离饭点还有段时间,叶秋再次在门口敲了敲半开的门“晚上出去吃饭怎么样?”



“中午吃挺饱的,我就不吃......哎哎哎就是那个剑客,快去一波带走他!”



门那边没了声音,等他回头早已经不见人影了。



他也没在意,转过来继续在屏幕上一片光影中把boss往他要的方向引。



又一个首杀到手之后他终于摘下耳机来看了看表,正是晚上十一点多,外面的天也黑透,街道上的灯光犹自在黑暗里闪烁着,不远处各种饭店也还都有不少人吃着夜宵。



“叶秋,睡了没?”他去了趟洗手间,走到叶秋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但是没人回答。



“叶秋?”他推开门,房间里一片漆黑,叶秋一直以来习惯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还好好地放在床上,只有薄纱般的月光穿过落地窗笼罩在红木的地板和办公桌上,桌子上的电脑休眠了,屏幕下边的绿色光点不时闪烁着,像在嘲笑他一样。



“笨蛋!”叶修朝自己脑袋上拍了几下,心里一揪,想着叶秋今这周应该在休假也不会有什么事,一天下来自己竟然一直守着游戏也没说上几句话,一种叫做内疚的情绪包裹了他。



他匆匆上楼关掉了发热的电脑,草草处理了桌子上的泡面桶,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点起一支烟下楼。



叶修站在空空的客厅里有点不知所措,心里拧着一块,犹豫着还是揭起电话听筒,不过大脑就按下了那已经烂熟于胸的号码。



一串忙音像一串子弹打在他心上,他无法想象叶秋的心理,恍然间他想起自己已经离开那个联盟了,纵使他再热爱这个游戏,他也应该回头看看,去重新回到那个离开了十年之久的家,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一心扑在游戏上,从不过问叶秋的想法。



他深吸了一口,烟瞬间燃到指尖处,被他摁灭在干净的白瓷烟灰缸里。



——————————————————————————————————

叶修凭着印象找到了小时候他和叶秋很喜欢来的一家小饭店,进门看到小时候一直哄着他们叫自己哥哥的老板,现在有些发福的奔四中年人。



“小修?”老板正准备打电话,看到他来就放下了听筒,从柜台后面转出来,走到他面前微微仰起头细细打量了一番。“没想到你小子竟然变帅了嘛。”叶修笑了笑,恍惚着看到老板鬓角从来没有过的白发。



“叶秋他......有没有过来?”心里有些难耐的急躁,他想快点见到他,向他道歉,向他发誓再也不会这样从早到晚拼命的打游戏,向他发誓以后一直陪着他再也不离开这个家,向他发誓......



“小秋啊,他挺早就来了,一个人在那边,还要了两瓶啤酒,你说这小李也不知道,他要就给他,现在睡在桌上了,这不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老板说着就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叶秋背对着他们趴在桌上。



“谢谢照顾了啊,我这就把他弄回去。”



说着叶修走过去,轻轻地扶起滚在桌上的酒瓶,揉了揉叶秋的头发,俯下身子在他耳边叫了几声,却没得到一丁点反应。看着他微微发红的脸,叶修想着他为了游戏十年没回家来,最后回来也还是为了游戏几乎忘记了他的存在,他很后悔。



他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把他的胳膊搭到自己肩上,环住他的腰架了起来。



“小修,我让小李帮你把他送回去吧。”



“不用了,离家挺近,我自己把他弄回去就成。”



叶修跟老板打过招呼,架着已经醉得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叶秋沿着马路边走,幸好叶秋经常锻炼,身上没什么赘肉,相比起他来要轻不少。夏夜的风迎面吹过,叶秋似乎酒醒了些,迷迷糊糊靠在他肩上叫着他名字。



进了宅子,叶修已经是一身的汗,他脱了衣服歇了会,打横抱起叶秋小跑着上楼。



“哥......”黑暗里,叶修扇了扇身上的汗,坐在床边看着半醉半醒的叶秋,俯身在他微热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忽然间他被抱住了,热息吐在他肩上,他听到他说“哥,别走。”



“对不起,叶秋,对不起。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我会陪着你的,永远。”他伸手紧紧抱住他,视若珍宝。



——————————————————————————————————

起名废。希望喜欢w






评论(3)
热度(69)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