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雨

文后碎碎念。



下雨了。

本是夏天下午四五点,却被这倾盆的雨压抑得好像已经入夜一样。

叶秋站在宾馆的玻璃小窗前,看着外面拉成帘子的厚厚的雨,心里升起一股烦躁感,他踮起脚尖向楼下望去,除了地上坑洼里积下的雨水,什么都没有。

他的手机被摔在床上,上面显示着一个被拒绝的来电。

叶修。

来自备注为“混账哥哥”的电话已经有六个之多,无一不被拒绝。

————————————————————
中午十二点,叶秋向叶修去了个电话,叫他在某件饭店一起吃一次午饭。

起因是叶秋到北京会客户,恰好前一天晚上从苏黎世回来的国家队一行人落脚北京,叶修留下来过了一夜。

“所以你是想哥了吧。”明明是疑问句,偏偏用着肯定的语气,从电话那端传来。

“谁想你了,我今天下午回去,机票也给你订好了,正好吃完午饭去机场,不过就是顺手的事。”话是这么说,但无可否认,叶秋心里对叶修还抱有那么一点点的想念,尤其是退役只在家呆了几天就又走了,还直接跑到国外,他想起来就是一阵心焦。

「这什么破差事,你才刚回来两天好不好,我们才说了几句话啊,你就又要走?!」

「唉,都怪我技术太好了,联盟离了我就是玩儿不转啊。」

——————————————————————
不过现在看样子……

想起中午叶修满口答应信誓旦旦说弟弟好不容易懂事一次当然要去,但是转头就又放自己鸽子,叶秋的脾气瞬间就爆发了。

也许他的下属们永远也想象不到,那个生意场上谈判桌上带着微笑心平气和拿下一个又一个大订单的上司,在面对放自己鸽子的哥哥时会耍如此小孩子脾气,大概,只是因为太想见到了吧。

铃声再一次响起,这次叶秋犹豫了一下,划开绿色的接听键。

“喂喂,别闹脾气了,我在楼下等你,还能喝个下午茶。”

“我也不是故意的……下雨天就是比较适合睡觉嘛,一醒来就已经四点了。”

“喂,是不是信号不好,怎么不说话啊。”

“叶秋?叶秋?”

“我就在楼下等你啊,快点下来。”

叶秋拿着电话,再次朝窗外看去,依旧磅礴的雨中隐约一个灰黑色的身影,就在他楼下不远。

“什么啊,连个道歉都没有,你想淋雨就淋吧,我不下去。”

“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叶经理。”

对面无声。

“不要闹脾气啊……”饶是嘲讽点了满级,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叶神也狠狠无措了一把,要说小时候怎么哄弟弟他早忘的一干二净,面对现在叶氏集团一把手跟他耍性子,叶修似乎连话都不会说了。

“那……好,我就在楼下等吧。”

那边先挂了电话。

叶秋现在气鼓鼓的,把自己往床上一摔,伸手扯下价值不菲的领带,丢在一边。

从很久以前,他开始觉得很累很累,不光是没日没夜的工作,也是心理上的压力带来的,潮水一般无可抗拒的疲劳感。

他似乎觉得,也许只有那个和他同日而生的哥哥可以给他一点点的安慰。

在父母邻居面前,他当一个懂事的儿子;在叶氏公司里,他当一个游刃有余的掌控者;在同学好友眼里,他当一个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但是他只想在他面前,当一个无拘无束,没有杂念,甚至显得幼稚的一个弟弟,仅此而已。

所以……自己才会说出这种不像自己说出的话吧。他想。

面前的一切在昏暗的房间里变得模糊,他睡着了,像一个孩子一样,胸口一起一伏平稳的呼吸着,可是孩子脸上不会有这样深沉的疲惫。

——————————————————————
很久以后,叶秋再次睁眼,窗外沙沙的雨声还没有断,不过小了不少,毕竟是夏天的雨,他想自己应该没睡多久。

在洗手间抹了几把脸,仿佛理智又回归了一些,忽的想起叶修说在楼下等他,他对自己的话少有点愧疚。太……失礼了。

不过那家伙精得很,多半不会淋着雨傻等。

他又有点气,明明难得自己可以单独和他一起的一顿午餐,难道自己在他眼里就这么无足轻重?

擦干了刘海上几滴水珠,他重新整理好衣服,匆匆下楼去看。

正对宾馆大门的电梯门打开,大大出乎他的意料,那个身影就站在大门侧边,好像和之前自己在楼上看到的没什么变化。

前台的接待员趴在键盘上浅浅地睡着,安静只听到雨声,和雨珠直坠而下打在门外那人肩上的声音。

宾馆大门处没有能够遮遮雨的檐,那个黑色的背影有些无奈的遮着雨点烟。

没待电梯的门完全打开,叶秋一侧身钻出去小跑到大门口,似乎是惊醒了前台的女士。

“喂你干嘛……”离叶修只有一步之遥,他刹住脚步,因为雨点太过冰凉,在第一滴雨落在他脸颊上时,就引起了全身的战栗。

“……嗯?”反应过分得慢,还没来得及转身,听到背后一阵布料的摩擦。

然后叶修清晰的感受到已经被雨水浸透的单衣外被粗暴地裹上一件西装外套,被外套的主人从身后紧紧的抱住,那双温热的手不知所措似的攥住他拿着烟和打火机的冰凉的手,从手掌到指尖。

“对不起。”叶修说,前所未有的认真和严肃。

“你他妈的是不是傻,真在外边淋雨啊?”

“你这不是不乐意原谅我嘛……”他捏紧指间被打湿的烟。

“我错了,都怪我,我原谅你了,快回去。”他听到叶秋把头埋在他肩上时朦朦胧胧的声音。

他笑了,随手把烟丢在墙角。

雨珠在打湿成绺的发上呆不住,蜿蜒而下描摹出他带着弧度微笑的侧脸,就好像小时那样自然,他转身,回抱住身后的他,把他的头按到自己肩上,拍拍他的后背。

“没事了,都过去了。”他说。

感受着温热的气息洒在颈侧,他想着叶秋一定不会想让他看到他红透的脸。

于是他就这样多抱了他一会儿。

前台的女士撑起身子也只能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的影子,好像彼此融入对方的血肉,即使雨肆无忌惮地打湿他们的衣服,两人也不打算分开,仿佛那样就永远不会失去对方怀里的温暖。

——————————————————————
来自作者的碎碎念
这篇写的一气呵成,简直太痛快
怎么办忽然想好好玩玩这个梗,写写其他cp向
挨个来吧反正放假了也闲。


评论(5)
热度(103)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