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醉

疯狂补觉作业一点没动

我好方我好方!

而且家里好冷打字手速都慢了[嘤嘤嘤]

 

双叶/醉

by苜色邪阳 

— — — — — — — — — — — —
  

   下雨了。

   不夜的城市被雨帘模糊了,远远的灯成了一个个小亮点,洒落在大地上。

   早已入夜,再加上雨,气温格外的低,街道上空荡荡的,只有来往为数不多的车溅起污水,还有少数晚归的行人。

   大宅里的欧式布局让整个屋子看起来添了几分暖意,墙上的挂钟指到十二点,象征性报了一下时。

   叶父叶母上周就一起去法国度假,留下刚回来没几天的叶修和连续几天都不回来的叶秋看家。

   叶修回来这几天一直都没见到叶秋,据老爷子说是叶秋很负责,为了一个大项目这几天每天晚上都睡在办公室,而且很贴心每天打来电话报平安。说到这儿看叶修的眼神很明显变成‘看看你弟弟多有出息,再看看你’。(不过叶修还要为国争光呢更有出息,这是后话了)

   下雨的夜总是很安静,雨点打在落地窗上发出细细的声响,好像有节奏但是又杂乱无章。房间里很安静,只有原木电脑桌上的耳机里传出游戏的背景音和人声。

   叶修坐在转椅上,太过安静的生活让他有些困倦,这几天他几乎没有下楼,房间里有电热壶,有水有泡面也有卫生间,更重要的是有可以插账号卡的电脑。

   电脑屏幕上,君莫笑正猥琐地蹲在草丛里,视线从草叶间穿过,是十几分钟前刷新的一个boss,正被蓝溪阁的精英小队围攻。

   他出乎意料没有紧紧盯着boss,而是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走到落地窗前,落地窗被雨水覆了一层,看外面的街道都是模糊不清的。

   忽然房间里的电话响了,叶修快步过去接起来,意料之中是叶母的声音。

   “你弟弟回去了没有啊?”但意外的不像昨天那么平和,声线夹杂着焦急感。

   “还没有……妈,怎么了?”叶修松懈的精神一下被拉紧,仔细听着那边有些嘈杂的声音,生怕漏过关于叶秋的一个音节。

   “他打给我电话,说事情办妥了,大家都很高兴,去外边一起吃晚饭庆祝一下,都几点了,还不回来。”

   “这么晚了……要不我出去找找?”在叶修印象里叶秋没有一次晚回家超过十点,除了上晚自习。

   “……如果你有空的话还是去把他叫回来吧,就在小时候你爸常领你们去的那家店。”叶母的声音在杂乱的背景音下显得很冷淡,叶修应了几声便挂断电话,走到电脑桌前,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

   他看着屏幕里快要红血的boss,直接退出了游戏。他拔出账号卡,在手中转了个圈,当初他退役,想把君莫笑留在战队里,陈果红着眼眶让他带着君莫笑账号卡一起回去。

   账号卡被搁在桌上,叶修把烟盒和打火机塞进口袋里,随手拿了一件比较厚的风衣披上,叼着烟出了门。

  

   室外比想象中的要冷,叶修打了个哆嗦,寒气从脚底注进身体里,步子不知不觉僵硬起来。

   举着伞柄的手指尖冰凉,叶修只好垫着袖子去握住伞柄。

   到了那家饭店,就是此刻——十二点半,依旧亮着灯,而且看来人还不少,都是在三楼ktv。

   叶修直接到三楼,可苦于自己没有手机,只好一间间透过门上的小玻璃来找叶秋。找过整条走廊的全程他都一直紧紧攥着袖口,已经收起的带水的雨伞不时蹭到风衣下摆。他有点担心,因为他知道,叶秋是一杯倒。

   希望他没喝酒,不然就没办法把他弄回去了。

   此时他唯一的想法就是这样。

   找完所有包厢都没有看到叶秋的身影。叶修穿的风衣比较厚,室内开着空调,再加上没找到叶秋,他有些焦躁。从他退役回来起就没见到叶秋,因为该死的公务。(?)

   他看看表,点起一支烟叼在嘴里,想着找不着就回去吧,反正肯定有人把叶总送回家里来。不过大半夜的,叶母的话明显就是要他把叶秋拽回来,他也不是听不懂。

   不知道什么情绪在他心里焦灼着,室内的暖风让他额头覆上了一层薄汗。

   叶修解开风衣的扣,实话说他不喜欢穿风衣,因为很麻烦。或者说他没什么喜欢穿的,他平时基本不出门。

   他掐了烟‘就这么回去?’自顾自笑了一下。

   走过卫生间门口时,隐约看见半掩的门里站着一个人影。叶修觉得很熟悉,这个背影,而且叶秋也的确有可能恰好在厕所。他走过去推开门,忽然猛地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男厕的标识,长出了口气。

   门边靠墙站着一个穿西装打着领带的人,领带已经松了,脸颊上泛着一丝微微的红色。

   “叶秋?”叶修没想到他真会在厕所里,看着叶秋有点不知所措。

   他退役回来之前想象过他和叶秋见面会是怎样的场景,可是确是在厕所里,找到因为庆功宴喝醉的叶秋,一时间他不知道说什么。

   “哥……哥?”

   “你喝了多少。”

   “少半杯……我现在还好……”话没说完,他作势就要吐。叶修愣了一下,赶快扶住他,拍了拍他的背“想吐就吐吧,吐出来舒服,不然等下吐哥身上怎么办。”叶秋一脸被他恶心到的样子,一个没憋住吐出一些唾液。

   “你没吃饭?”

   “没有……”

   叶修不说话皱起眉,把叶秋一只胳膊架到自己肩上,扶着他出了厕所。

   “哥……”叶修只觉得肩上一沉,一看是偏着头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脸有些发红,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还有一点婴儿肥。

   叶修想起了小的时候。

   雨夜的街道上,一点整。

   叶修扶着叶秋慢慢的往家走,叶秋虽然穿着西装,但西装是真丝手感,很薄。他腾出手摸了摸叶秋的额头,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烫的叶修一下缩回手来,又摸了摸自己的,很明显的大反差。

   而且比较糟的就是似乎叶秋开始说胡话了。

   “哥哥你是不是又去网吧了怎么才回来!”一开始嘟嘟囔囔声音比较低,叶修就没理他,突然背上挨了叶秋一掌,疼得吸了口气,毕竟他是个战五渣,都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把这人弄回去。

   “混账哥哥!你为什么要偷我的行李!”“为什么偷我身份证!”“为什么瞒着我离家出走!”“为什么十年了都没回来!”叶秋忽然暴走了一样趴在他肩上大声喊着,整条街都能听到。

   叶修想捂上他的嘴,因为似乎已经有熬夜党居民爬上窗台向下张望了,脸再厚也不是这么摧残的。

   可他分明从叶秋看似丧失理智的喊声里听出了哭声。

   “混账哥哥……”“为什么……为什么十年都不回来看看我……”哭喊声渐渐小下去,被抽泣声淹没。

   “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

   这是叶修在他趴在自己肩上哭着睡着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对不起,叶秋。”

   米黄色的伞跌在砖路上,叶修脱下风衣裹到叶秋身上,紧紧地抱住他,任凭他的泪水湿透单衬衫。

   风夹着雨打过来,冷风从下摆灌入他薄薄的衬衫里。

   大宅的门被打开时已经一点半,叶修拖着发起烧来的叶秋直接上了二楼。

   因为把风衣披到了叶秋身上,他只穿着单衬衫,现在整个人冻的直哆嗦。他很费力的把叶秋弄到床上盖好被子,准备去灌个热水袋顺便拿一点退烧药来,叶秋忽然从被子下面伸出手拽住他的袖子。

   “混账哥哥……”“我……”“喜欢你啊……”雨夜房间里很安静,叶秋如蚊子一般的声音还是被叶修听到了,尤其是后面三个字。

   叶修蹲下来,攥住他发烫的手贴近自己的心口。

   “嗯,哥也是。”

Fin.

  

  

评论(6)
热度(146)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