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回家

n长时间以前的老文

十分钟码上来.

双叶/回家

by苜色邪阳  

— — — — — — — — — — — —

   大宅子里响起电话的机械音,二楼坐着打荣耀的叶修没有戴耳机,隐隐约约听到,响了有一阵子,又想起来管家出去买菜,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这才懒懒的对着麦吩咐几句,下楼去接电话。

   仿古的话筒被一只一直保护的很好的手揭起。

   “您好,请问是哪……”

   “是叶总家吗,快来啊,叶总晕倒了,在公司门口!120已经,我已经打了120了,请快点来一趟!”

   懒散的声音被急促杂乱的女音打断,对面的人呼吸混乱而且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过叶修在听到叶秋晕倒了之后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因为用力握拳而发白的指关节狠狠地砸到柔软的沙发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坑。

   “我马上就来。”干脆的声音传到另一头那个女士的电话里,声音有点小,语速很快,也许那位女士没有听到,那边马路上的杂音几乎盖过了她的嗓音,她还在不停说着。

   叶修挂掉电话,几乎是把话筒压在上面。他疾步走到门前,从衣架上摘下一件外套,往后背一甩随意穿了双鞋,抓起钥匙飞快地奔出大宅,空宅子里只有关门时的不小声响在回荡。

几小时以后

 

   叶修趴在病床上,做着一个很长的梦。

   夕阳西下,金色的光辉抹到矮矮的山包上,叶修背着书包爬上山包,站在顶处,望着地平线上一少半的蛋黄一样的太阳,懒懒的伸个懒腰,回头看着吭哧吭哧往山包上跑的叶秋,哈哈地笑起来。

   “叶秋你怎么这么慢啊快来看!多美啊!”他张开双臂,像是要抱住太阳还没来得及消失的脑袋。“哥哥!这么晚了还不回去爸爸妈妈会着急的!”叶秋憋红了脸大声朝着叶修吼,看着小半轮夕阳里叶修的剪影,一刹那有些恍惚,耳边还响着他的笑声。

   叶秋再次鼓起力气往上爬时,一脚踩空直接滚下山包,他大叫着叶修的名字,模糊间看到叶修转身飞快地从山包上追下来,脸色苍白。

   叶修摇着他大声问他有没有事,只是不知道磕到了哪里,叶秋觉得很晕。

   他摇摇头,脑子里简直是一团浆糊。叶秋有点想吐,他捂住嘴巴闭上眼睛。

   “哥哥,我们回家吧。”

   “好。”叶修愣了一下,蹲下来用他并不结实的身体背起叶秋,有些站不稳。

   他咬咬牙,“回家,这就回家。”他低头看看叶秋松松搭在他肩上的手臂,用力地往回走。

   “哥哥。”

   “哥哥。”

   叶修听到有人在叫他。

   “叶修。”叶修睁开眼,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头上绑着绷带,眼神有些惺忪。

   “你怎么来了啊?”叶秋把白色的病床被往上拉了拉,自己缩进去,只露个脑袋在外边,像极了小的时候。

   “接了一个职工的电话,说你晕倒了,就来了。”叶修刚刚趴在病床边睡着了,床沿在他手臂上印出一道红痕。他揉了揉手,看到夜光挂钟发出的荧光,说“才四点,你要喝水吗?”

   叶秋摇摇头,看着没完全睡醒的哥哥的脸,没有了之前在兴欣网吧里见到他时的那种嘲讽的感觉,也没有夺下第四冠归来时浑身的光芒,更没有了他后来带着国家队征战苏黎世的距离感,他只是他哥哥。

   叶秋正发呆,这时候叶修已经倒上一杯热水晾在床头,进洗手间去洗脸了。

   黑暗的房间里钟表的滴答声格外明显。

   叶修回来嘴里叼着一支刚刚点燃的烟。

   “喝水不?”

   叶秋摇摇头。

   “那还睡不?”

   叶秋又摇摇头,他不太想睡了,看着叶修唇间一闪一闪的火星,空气里弥漫着烟的味道。

   “哥,你不走了吧。”许久,空寂的房间里听到叶秋哑着嗓子问。

   叶修愣住了,一口烟没来得及吐出去被呛住,不停地咳嗽,喝了口水才压下去。

   “怎么,想让哥在家陪着你?”他笑着吸了口烟,黑色的眼瞳像是浩瀚的宇宙,叶秋看着他的眼一瞬间出神。

   “混账哥哥滚开!”随即叶秋用被子蒙住脑袋,露在外面的耳尖泛起红色。

   叶修看着他轻轻笑起来。

   “你不知道撞到哪儿了,轻微脑震荡,别折腾了,折腾傻了哥就不要你了。”

   叶秋动了一下,假装没有听见,努力让自己闭上眼睛。可是他想看,他想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每当看着,就会有一种没来由的安心和满足。

   过了一会儿,叶修以为他睡了,站起身给他掖了掖被角,又点起一根烟,轻轻地走到窗前,把带着淡淡消毒水味的窗帘拉开一条缝隙,看着鲜少行人的空荡的街道和这座不夜的城市,缓缓吐了口气。

   叶秋没有睡着,他刚想掀开被子,就听到叶修轻轻地说了句话,声音很低,但听得很清晰。

   “快点好起来,我们就回家,我再也不走了。”

   ‘混账哥哥。’叶秋心里叫了一声,随后泪便流下来。‘嗯,我们回家。’

Fin.

  

评论(4)
热度(100)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