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盗墓笔记/铁三角/中秋

中秋来一发

明天月考考神保佑

盗墓笔记/铁三角

-中秋

by苜色邪阳

— — — — — — — — — — — —

-吴邪-

   吴邪坐在藤椅上抿了口茶,茶香崩裂在他口中。他抬头望见一轮圆月,隐在薄薄的云层之下。“八月十五了啊。”他叹了口气,想起自己三叔,还有父母,还有……

   “胖子,不是买月饼去了么?”他站起来,看着院外两手空空回来的胖子,把茶盅搁在桌上。

   “快别提了,打月饼的那老头子早回家了,开小超市儿的那姑娘也走了,”胖子甩甩手,“月饼嘛,就那么个象征,看你胖爷我给你们烙个大圆饼。”说罢走进屋里,木门被推开时咯吱一响,晃了几晃。

   吴邪看着胖子走进厨房,心里觉得好笑,进屋就看见闷油瓶正闭目养神。

   “小哥?”他走过去,闷油瓶一动不动地,就好像没发现他靠近。

   吴邪没再说话,坐在他身边,沏了一壶茶,这是土茶,味道不错。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呼吸声。

-胖子-

   “天真你先躺着,胖爷我给咱买两个月饼去。”胖子往他的大裤衩口袋里塞了点钱,趿拉着大头鞋就准备去村头那个手打月饼的小摊。

  

   吴邪正迷糊,什么都没听进去,嗯了一声。

  

   胖子走在土路上,抬头就是与他同路的月亮,光色洁白透亮,不时秋风吹来,倒很凉爽。

   他正想着以前可能并不会喜欢这种每天懒懒散散摇摇蒲扇的生活,反而会隔段时间就想着要下一次地。而现在,那些纷繁复杂的事情,那平静之下的轩然过去以后,他竟开始只喜欢这种平淡如清茶的生活了。

  

   一缕薄云飘过。

   走到村头,小摊不见了。他抬手看看表,六点多,想来那老头子也已经回家了。

   胖子摇摇头,转身去外边那家小铺子买两袋包装好的销售品。

   远远看见铺子里灯不亮了,平时到晚上十点铺子里的那个姑娘都还亮着灯泡没回家呢。现在估计是陪家人去了吧。

   胖子想着那个姑娘,一阵风刮过,云层掩住了月亮。

   “云彩。”他脱口而出,那个记了十年的名字,那个虽然已经逝去,但仍活在他心里的女孩。

   现在想起她心里的绞痛已经被一种希冀取而代之,云彩,中秋快乐。他心里想。

-张起灵-(小哥这段可能比较少QwQ)

   直到月光倾泻在他眼睑上,他才转醒。他曾走过的几十年里,从没有一次睡得如此安心。

   “哟,小哥醒啦。”胖子在一旁正往裤兜里装钱。

 

   “嗯。”

   “胖爷我去买月饼了!”胖子走到门口,张起灵的目光顺着看到了门外靠在椅子上喝着茶的吴邪。

   就是那个人等了他十年。他看到吴邪轻快的喝了一口茶,长出一口气,换了个姿势舒服地靠在椅背上。

   他回忆着,所有的记忆无比清晰。不,所以关于吴邪和胖子的记忆无比清晰,而其他的,已经斑驳了,脱落了,焚尽了。

   中秋啊。

   这样,也是团圆吧。

   许久,他听到胖子回来的声音,闭上眼睛,这样想道。

Fin.

评论(17)
热度(17)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