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盗墓笔记/路向平淡[邪帝视角]

起名废

这两天好累心好痛跑来撸一发

盗墓笔记
-路向平淡

by苜色邪阳

— — — — — — — — — — — —

   我从未追的上那个人的脚步,但我却想与他并肩。

   2015前

   我已经终结了那场千年的博弈。有时抬起手来看到指间的老茧,精神莫名的恍惚,这一切经我之手,而我现在却想回到从前。

   如果十多年前的擦肩而过后,我没有下鲁王宫去,也许,我还会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板,过着清闲的日子。

   我站在西湖边,粼粼的水光,视线不自觉得向北方望去,当这一切接近尾声,你是否从沉睡中醒来了呢,张起灵。

   点燃的香烟夹在指间,我咳了两声,这十年来我抽过的烟是不是都能堆满那个小铺子了。

   胖子现在在干什么呢,已近黄昏,那家伙估计是看着大街上来往的姑娘流口水吧,不,也许,此刻他心里除了云彩,什么都没有了。

   小花呢,大概还在处理解家的事情,这件事结束以后解家几乎重洗了一番,又只有他一个人来承担,听他说这几天熬到天亮已经不见怪了。

   秀秀也和小花差不多,不过他俩互相也照顾着。

   好像就这么趋于平常了。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和风拂面,带着西湖的水汽。

   烟快要燃尽,我抬手吸一口,吐出的烟圈被风吹散。

   总感觉,还少些什么。

   张起灵,你,快要回来了吧。

   2015后

   胖子躺在屋檐下的竹躺椅上,一手扇着蒲扇,动作断断续续,打着瞌睡。

   潺潺的雨声不绝,我坐在屋里,看着竹椅上闭目养神的张起灵,听着雨声,忽然想起以前,这种没有人说话的尴尬气氛总是让我感到很憋闷。然而现在,安静的好像时间都停止,所有人都不忍破坏这气氛。

   福建的小山村,千年不歇的雨。

   我绷紧了十年的精神舒展开,思绪随着雨声飘远,眼前渐渐的模糊,困意升上来,我靠在竹椅上睡了过去。

   很久后,我听到胖子在叫我,我浑身一紧,直挺挺弹起来,把胖子吓了一跳。

   “天真你干啥啊还诈尸呐,吓死胖爷我了。快快来吃饭,今天你胖爷下厨炖了只鸡,这手艺绝对顶尖儿,快来尝尝。”胖子招呼我,我看到桌边闷油瓶已经坐下,用竹筷夹着菜。

   还好,睁眼是这略有些简陋的屋子和一张胖脸,还有那个等了十年的闷葫芦。

   还好,不是在做梦。

   我拉过椅子坐下,听着胖子叨叨他的鸡,伸筷夹了一块肉,虽然很嫩但是味道也太淡了。

   “我说胖爷啊,你这手艺太好了,我连盐的味道都尝不出来啊。”我拿筷子敲敲铝盆的沿儿。

   “你知道什么,淡点儿,淡点儿对身体好,咱们都不是小年轻儿了,盐吃多了容易三高。”胖子一面说着一面夹起鸡腿啃起来。

   我和闷油瓶都笑了,我看到了他眼底最深最深的淡然。

   是啊,生活淡淡的,就好。

Fin.

评论(1)
热度(23)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