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欠你太多

最近好忙

双叶/

欠你太多

by苜色邪阳

— — — — — — — — — — — — — —

  已经将近一点,叶秋按按发涨的太阳穴,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多,十二点过后才睡是常事。他只穿着单薄的一件衬衫,夜半渐冷的空气让他打了个哆嗦,寒气顺着脊椎骨窜上来,卷走了他不是很结实的身体里的热量。

  

   叶秋一手支在电脑桌上,一手拉来一件夹克披到身上,面前笔记本发出莹莹的冷光,上面是还没有完成的一个汇总。

   ‘应该泡一杯咖啡来着。’叶秋心里想。现在已经开始有些困意,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的体力透支的厉害。可咖啡机在楼下,这么晚了下楼会吵醒叶父叶母,房间里也没有速溶咖啡,叶秋只好强打精神,双手又在键盘上飞舞起来。

   昨天洗好的西装搭在晾衣杆上,落地窗满满的把月光撒进来,给电脑桌前不时扯紧夹克的身影镀上银光。

   不知道什么时候,黑暗房间里荧幕的冷光消失了,右下角一个绿色的光点一闪一闪,休眠了。

   不久,房门被轻轻推开,黄色暖光从门缝泻进来,洒到叶秋夹克的衣角上。

   门开,门掩。

   叶修手指夹着一支刚刚点燃的烟,看着伏在笔记本电脑前有着和自己高度相似的脸的人,先愣一下,随后无奈地笑。

   “怎么熬这么晚,还不穿厚点。”叶修刻意压低的声音微微有点沙哑,他从柜子里取出单被抖开,轻轻盖在叶秋隆起的背上。

   叶修是来这边找u盘的,下午叶秋上班,他用另一台电脑整理了他下载的所有战斗视频和那些总结的资料,他退役了,但毕竟要他放弃掉荣耀,这个他为之拼搏了十年的东西,是不可能。

   单被覆上的一瞬间,叶秋睁开眼,同时嗅到空气中久违的烟草气息。

   “哥哥?”迷迷糊糊,叶秋看着那张黑暗里的脸和明灭的烟头,轻轻唤了一声,就像十多年前一样。

   叶修愣了一下

   “照顾好自己啊蠢弟弟,你要是生了病哥可不负责给你端药倒水。”

   “混账哥哥,你都十年没回来了。”本来正迷糊的叶秋听了这话一下子清醒,直起身来裹紧单被,晃动了几下鼠标,冷光重新亮起来。

   “真……别弄了,去睡吧,已经两点多了。”叶修在叶秋电脑桌上放着的那个从未用过但一直没有收起来的白瓷烟灰缸里碾灭了烟。“我去给你倒杯热牛奶。”

   叶修转身出去,带上房门。叶秋攥紧了单被的一角,嗅了嗅空气中的烟味,原本有些焦躁的心情立刻平复下来,淡淡的烟草中夹杂着叶修的气息,阔别十年的气息,他只觉得每一次呼吸都使他的焦虑感缩小,不知道是尼古丁的镇定效果还是那自小就让他无比安心的哥哥的味道。

   叶秋正发着呆,房门被推开了,一阵奶香钻入鼻腔。

   叶修光着脚走进房间,掩上门,发现叶秋亮晶晶的眼瞳盯着他看“我把鞋脱了,没吵醒爸妈,放心吧。”说完把玻璃杯递到叶秋掌中,恰好不是很烫的温度传递到叶秋早已经冰凉的指端,他抖了一下。

   叶秋端起杯子小抿一口,呵出一口白气。

   “叶秋,你不怪我吗?”他的声音格外的严肃,叶秋回头,只看到陷在沙发里那人微微发亮的黑色眸子,一时不知道什么梗在喉头,说不出话来。

   “当然……”好久他才迸出两个字来。

   “当然什么?”

   “当然会怪你啊,混账哥哥。”叶秋转过身去。

   “哟,蠢弟弟口是心非吧,小时候谁一做噩梦就喊他哥哥啊。”

   “混账哥哥滚出去!”

   叶修笑了一下,四处摸索,看起来是在找烟。然后熟悉的烟味传过来,叶秋喝掉半杯牛奶,开始继续工作,而叶修却一声不响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一口口吸着烟。

   后来叶秋眼皮越来越沉,趴在键盘上死死地睡过去了。

   叶修起身,在烟灰缸里摁灭烟头,扶起叶秋,把电脑里的文档保存,然后关机。叶秋依旧睡得沉沉,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笨蛋弟弟,好好睡一觉吧,公司什么的明天哥去打理就好了。”叶修把叶秋靠到自己身上扶回卧室,看着他满是疲惫的脸不禁心里一阵绞痛,如果自己当时留下来就可以帮他分担点了吧。然后叶修摇摇头,如果当初没有离开,一定是叶秋来帮他分担了。就像小时候他总抄叶秋的作业,让叶秋瞒住爸妈自己去网吧打游戏到很晚。

   总觉得欠你太多

   不过还好

   我回来了

Fin.

  

评论
热度(105)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