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叶蓝】不要离开

第一次出没各位大大可怜我/

*oocoocooc

*甜虐交加?

*此梗原创[其实感觉相像的梗还是蛮多的],如有雷同……补药打我

那么,以下

叶蓝/不要离开

by苜色邪阳

— — — — — — — — — — — —
   

   风乍起,拂过公园里成片的草坪,草坪被一条条小路分割成几块,路边有几把长椅。靠西边比较偏远的路旁那张长椅上有两个身影靠在一起。

    「哎,小蓝啊,今天晚上吃什么?」叶修捏了捏被自己紧紧握在掌心的那只软绵绵的手,低头看了看靠在自己怀里慵懒像小猫一样的手的主人,嘴角不由得向上勾起一个弧度,每当看见你,我都会觉得开心,这就是幸福吧。

     「马路对面有一家咖啡店……今天晚上少吃点吧。」蓝河抬头触到叶修的视线,立刻把头转开,耳根泛起一丝绯红色。

      叶修笑着拉起怀里的人,在他耳边轻轻说「小蓝,哥喜欢你。」温热的呼吸吐在蓝河的耳廓,激起一种灼热的情感。随即叶修感觉到怀里的人颤了一下,飞快的把脑袋埋进自己的颈窝里,然后是一声闷闷的「嗯。」

      他笑着抬头,西边已经看不到太阳,只剩一丝红云徘徊在山尖『我也要陪着你,直到最后一抹生命消散。』

      急促的刹车声打破大街上微微的宁静和两人之间平缓的呼吸。

      蓝河倒在冰凉的柏油路上,甚至在闭眼之前没发出任何声音。

      叶修被甩开的一瞬间看到那张在汽车头灯前带着微笑略发绯红的脸,像是被耀眼的星辰镀上一层金色,是天使,也是天真的孩子。

      街边人行道上的几个女人尖叫起来,也有人来围观,汽车司机焦虑地跳下驾驶座查看生死,然而在叶修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他似乎也受了伤,浑身酸疼。眼前的一幕,路上铺开犹如红色地摊的血泊,与多年前重合,躺在马路正中的少年,同样嘴角还挂着微笑。

      他伸手,想去触碰距离他只有一臂远的他。

      有什么东西压迫了胸口,沉重的不能呼吸,浑身的痛好像全都消失,他所能感受到的只有心口刀绞般的痛,像一只野兽快要将他吞噬。

      『不要』他咬牙伸长手臂,却怎样也够不到,离自己只有十厘米远的那只手。那只几分钟前还与他十指相扣的手,那个刚刚他还发誓要陪他至死的那个人的手。

      周围人纷乱的脚步声和120急救车的声音传入耳际,叶修发现自己眼前的他模糊了,是泪水。

      『我可以放弃我的一切,只愿你能永远存在于我心口』

      看着医护人员简单检查后眼底的绝望和无奈,他嘶哑唤出那个人在十区与他初见时的名字「蓝河。」。

      我把荣耀看得比生命都重,而你,就是我的荣耀。

      「许博远!」撕裂般的疼痛在面前的人被抬起的一瞬间开始飞快蔓延,「不要离开!」

  

       叶修猛地从床上弹起,肩膀好像撞到了什么。

       「哎哟,你干嘛呢大半夜喊我名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是蓝河。

         叶修看到身侧的人,虽然黑暗看不清,但那清亮的双眼似乎折射着星辰的光辉。他从床头那包烟里摸出一根,打火机跳动的火苗燃着了烟,叶修深深吸了一口,原来是个梦。他摸摸额头上的汗水,「没事。」

       「到底怎么啦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蓝河把脸庞凑过来。「小蓝,我喜欢你。」叶修深吸一口,把烟夹在指间,看着他亮晶晶的眼。蓝河刚刚想说话,叶修濡湿的唇便覆上,一股烟草的气息涌进他的口腔,淡淡的,却让人感到无比的安心。

      「嗯,我也是。」

评论(2)
热度(35)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