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还有一点点酒,且让我醉个够

一坛永远喝不到的江南女儿红

一盏永远品不了的雪山龙井茶

不醉不休

醉里无愁

只留我在梦里更醉一场春秋

不过是一梦邯郸

也不肯释手

所以梦醒也无愁

既然已酩酊一场

梦醒复何求

酒已入我春秋

情已入我春秋

义已入我春秋

且教春秋共我度一场人间愁

评论
热度(6)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