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山河执手(14)

目录☞(1)

北国边界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无数似是旅游者的人提着大包小包从一家店逛进另一家店,几乎每一家店都挤满了顾客——现在可是旅游旺季。

其中一家店店面很小,店门基本被堵得水泄不通,一条常常的蛇形队从店内排出来,有个家伙排在队里站在靠橱窗的位置,几乎整个人贴在橱窗上只差留下口水,他身旁站着一个披着深蓝色风衣的青年,面前漂浮着法师专属的半透明面板,手指不停在上面敲敲点点,眉头紧蹙,时不时有路过的人,他便稍稍侧身让过,随后继续投入他的思想世界里,就好像和此时的人流毫不相干。

“唉队长队长队长,我买哪一个好啊,都超帅气的,这个周年限量版和那个三年前的再版,对对还有这个最新的造型,我的天哪我真想要一个真的,光是买模型已经不能够满足我了队长!”前一秒还趴在玻璃窗上的黄发青年忽然崩溃一般地跳起来抓住身旁沉思者的衣服,在队伍里不安分地挥舞着手臂。

橱窗里的模型是整片大陆只有六师协会有权召唤的穿界兽,可以穿越任意位面空间,造型也帅到掉渣受广大群众喜爱,因此最近新发行了三款模型,也算是魔法不可避免的商业化了。

【叶秋发来的地址是在第三位面】喻文州敲了敲面板上已经被他用三维地图研究了整整一晚的画面【能穿越位面说明是个法师】【第三位面的咒语很复杂,施法材料需求也很多,这个法师应该不简单】【是叶秋的学术对立者吗】【很有可能】

【但是这第二篇文章】他用手划过屏幕,地图切换到下一页【是来自第…第五位面,两篇发布的时间很接近,就算再厉害的法师都不可能如此快速地穿越位面】【那就说明至少有两个人参与…还有其他几篇的地址…到第七位面除过三和五每一个位面都有一个,这样看来对方应该有七个人。那么在本位面的地址是…】他双指放大屏幕上层层叠叠的山脉【是曾经去过的宝石的存放地】

“少天,快一点,我们得去一趟上一次去过的那个山洞。”他猛地抬头,四处看看却没找到那颗黄色的脑袋,回身才看到他手里提着一个纸盒喝着杯加冰饮料走过来。

“去那个山洞?那个山洞怎么了?”

“上一次你回去过,你记得你说的那个法阵吧。”

“记得啊,那个法阵…我当时看的时候眼熟得要命,感觉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冲它发出来的灵光…不过就是想不起来了。怎么了?最近你不是在研究往叶秋身上泼脏水的人吗,难道和这个有关联?”

“恐怕…关联还不小。”话音刚落,编辑好的远程传送法术就自行启动,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又站在那个山洞口。

彼时山洞还像一个守护珍宝的巨兽张着它的血盆大口,而此时只是年迈的老狮子在日上三竿时打瞌睡的模样。

“这个法阵已经失效了。”喻文州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内心感叹在这冰原上不穿得厚一点还真不行,哪怕现在快到正午。

山洞底部的塌陷在残留着,经过一些日子的寒风冻雪,曾经散发着妖冶灵光的紫红色法阵已经只剩黑色的轮廓,被冻在新成的一层薄薄冰层下。

喻文州走到塌陷口附近,他每走一步都在小心塌陷的扩大,终于在十多步之后他听到细微的冰层碎裂的声音,但是这个位置离那个幽深的洞还有点远,不足以看清里面的东西。

“队长…”黄少天把手里的半瓶饮料放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去拆封那个放着模型的纸盒子,“我好像…”

“…记起来那个法阵是干什么的了。”他手里拿着那个限量版穿界兽模型,将金线勾着花纹的底座和主体分离,就在这一瞬间喻文州已经明白这个法阵意味着什么——是召唤穿界兽的通行法阵。

【这么说,这是六师协会做的?】他没有太过震惊,因为这个可能之前他也考虑过【原来王杰希那时候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他先放下一大堆需要思考的东西,转身问“少天,你今天有没有准备飞行术,我想到坑的上方去看看。”

“没有...不过我还有一支飞行杖可以用,”他召出飞行杖,“坑里我记得是叶秋的魔像吧,已经被毁掉的,还能有什么蹊跷?”

“来看看,就知道了。”两人在上面站稳后,喻文州脚下敲了敲飞行杖,飞行杖立刻窜了出去。他要去验证他的想法。

出黄少天意料,坑底什么都没有,甚至这个坑有没有底都看不出来。喻文州探着身子往下望,朝黄少天伸了伸手,手指快戳到对方脸上。不明所以喝着饮料的黄少天把塑料杯递进他手中,然后他就看着对方手指一抬把塑料杯拨进坑里深吸一口气准备念咒语,在看到自由落体的塑料杯的时候还没出口的音节就卡了壳。

“我的意思是照明材料!”

“哇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啊!刚刚你的手都伸到我杯子这里来了我就把它递出去了啊!谁知道你要的是那玩意!”

“我还以为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久已经很有默契了。”接过对方一边嚷嚷心疼饮料一边掏出来的照明材料,喻文州只想扶额冷静一下。

“等等,队长,”黄少天忽然按住他的手,“不需要这东西了,你刚刚听到我的饮料落地的声音了吗?”

【好像没有】喻文州摇摇头【叶秋跟我提到过首席法师要挟他做一个新的魔像被他拒绝,这个阵跟他有关系的话这里的魔像不见了可能就是他带回去研究过】

“这个阵是在那天就启动了对吧?”

“对,但我们并没有看到穿界兽和其他人,我们三个也没有再多逗留。”

“好了,咱们回去吧。”

 

【首席法师在有宝石的山洞里留下了穿界兽的通行法阵,不,也许不是首席法师】【但叶秋本人跟其他五位法师好像并没有什么纠葛】【那么是否说明六师协会与保守宝石的人达成了某种共识】【可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宝石的原持有者还没有出现?六师协会的研究应该已经过半了,以他们的能力,还有叶秋的父亲帮助】喻文州留下这个问题,在纸上做了标注【法阵下的坑没有尽头,看来是穿界兽已经通行过之后再毁掉的。‘穿界兽通行阵在启动之后作为标记会永久存在,除非将其人为毁灭’法阵上新的冰层不厚,应该也是不久前的事情】

“我还是法师学徒的时候,听说过一个传说,说六师协会的主殿有六层,每一层有一个法师,而这每一层都对应着一个位面,首席法师在中心,也就是本位面。如果主殿构型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猜测…”黄少天说。

“你的意思是,六师协会所有法师都参与了?等等。”

喻文州在半透明屏幕上调出所有位面的地图,然后重叠在一起,手指按在屏幕上微微滑动,转到某个角度时六个标记点连成了一条线。

“可是,他们没有理由这么明显地暴露自己是幕后黑手的事实,六师协会的人会这么蠢吗?”

“等等,如果我是那个首席法师的话…我根本不用害怕叶秋查到后会拿我怎样,因为是我提起的舆论,并且我手里还有证据,而对方已经身败名裂,对我完全构不成威胁…一定是因为在学术领域叶秋对他是一个障碍,或者是对整个六师协会,我记得当时叶秋的父亲就跟协会搞得很僵。这样他们全部参与也是可能的了吧。”

“所以这最后一个就是在用穿界兽抵达这一位面回收魔像的时候顺便发出去的。”喻文州指着最后一个多出来的标记点。

确定无疑。

这件事情应该够把六师协会送进法师审议所了,喻文州想。

“但是,我们是尽量保全自身还是冒着危险把六师协会告到法师协会去?”黄少天忽然打破片刻的沉默,抛出一个确实横亘在眼前的问题。

喻文州摇摇头,“我们胜算不大,六师协会有权有势,并且在这件事情上掌控着舆论的导向,法师审议所也许也不敢轻易动它,尤其是这次,如果你的想法没错,确实六位德高望重的法师都参与了。”

“我认为你说的这个‘德高望重’应该加一个引号。”

“少天,去六师协会借本书。”喻文州在刚刚做过标记的纸上写了些东西,对着三次后递给黄少天。

“借什么书?”他一边莫名其妙地问一边展开纸条,“随便什么都可以。”看过上面的内容后他心下了然,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所以到底算不算很有默契呢?看着黄少天消失在传送法阵的灵光里时喻文州这样想。

 

打着“拿到宝石的功臣”的旗号并凭借他的口才成功说服首席法师允许他进入藏书室,但是首席法师必须与他同行。

“请把你的剑留在这里,我们的守卫会给你看管好的。”首席法师礼貌又程式化地指了指木桌上铺好的红绒布,他无奈只好在对方的目光里把他的冰雨爱剑放在上面,转头对旁边的守卫恐吓“一定要给我看好了啊,这么贵重的东西,这么好的剑,丢了我弄死你。”回过头来首席法师早就迈步走出去很远了。

“呸。”走在首席法师身后的黄少天向旁边一歪头吐了口唾沫,朝前面那个瘦高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藏书阁里没有其他人,一列列书柜整齐地摆放着,脚下是发着微光的青砖,书柜也是珍稀的木头打造成的,边角处镶上了银箔。首席法师走过每一盏落地灯的时候,那灯就有灵性似的亮起来,在昏黄的灯罩里打量着黄少天。

有点阴森。他想。

他们前方有一道门,上面挂了锁,黄少天小心地掏出口袋里的便携侦测道具,避免衣袖和口袋摩擦发出声音,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实在是太明显了。他透过道具看到那门上印了无数法阵,他确定叶修是被关在这个房间里了。

在这个藏书阁恒温恒湿的地方,仿佛空气都不曾被来往的人搅动,越靠近那扇门他便越能闻到细微的烟味,相比门那边早就已经烟雾缭绕了。黄少天内心吐槽也许这才是他们把门锁住的原因,那家伙的烟和他本人都很呛人。

“你找吧,我在这里等你。”首席法师停下来,站在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落地灯旁,礼貌地伸手做“请”的手势。黄少天点点头,转身隐入层层书柜里。

那么,该怎么做呢?

黄少天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首席法师,加快脚步在书柜之间游走,走走停停,时不时拿起一本书看看,几乎把整个房间转了一遍,然后踱步到了最后一排书柜边,这排书柜面对的那堵墙就是隔开两个房间的墙,叶修就在对面。

他抽出一本书来打开靠到后面的墙上,然后他吞了口唾沫,故作狼狈地喊:“法师,你们这藏书阁不打扫的吗好脏啊全是土,蹭了我一袖子。”

“这个藏书阁没什么人出入,自然打扫地不频繁,见笑了。”

随后他听到背后墙壁那边传来细微的响动,他确信那只老狐狸已经知道他来了。

之后就简单了。

他故意在走路的时候用力压下鞋跟踩出听起来非常正常的声音,在墙壁和书柜之间走了二十步,然后把书塞回书柜,拿出另一本装作沉思的样子继续走了五步,再停下,如此反复又走了七步,将那张纸条夹在那一格里较大的一本书里,是关于烹饪的。

然后他随便拿了一本走到首席法师面前晃了晃,法师一言不发转过身带路离开。“喂喂喂,不打算留我在这里吃饭嘛?我可是给你们找到宝石的大功臣,要犒劳一下吧,而且我听说你们这里的厨师超级棒,做什么都是一流水准!”

“现在宝石的研究工作还在进行,恕我失陪,”走到先前的会客厅,法师转身鞠了个躬,“还有一点,作为宝石的回报我已经将我们所掌握的所有魔法资料发给你们了,这样看来我们都不欠彼此什么,不对吗?”法师眼里礼貌性的笑意忽然消失,他甚至能看清他眼底的一丝疲倦,然后是愠怒,然后还有一层大仇得报似的欣喜,最后是一点厌恶与烦躁,堆积在一起,沉淀在他并没有多深邃的眸子里。

“好吧好吧,感谢您允许我借书,我隔日再还回来。”谁也别想再让我看到他那张臭脸了。黄少天简直想挖掉自己的眼睛,他已经决定让他的队长来还书,在和讨厌的家伙打交道的方面他比他擅长一百倍。

 

“第二十个书柜,第五层,从左向右第七格,‘厨师做菜一流水准’,还真是考虑我找书的习惯啊,少天。”叶修用笔在手心里记录了一下,然后握住拳,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下面是长时间没有清理过的胡茬。

“好,现在让我想个办法从这堆书里爬出来。”随后他开始一本一本小心地拿走几乎把他淹没的书,这个小房间里所有的精密魔法书他已经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听到久违的话唠的声音,他已经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了。

TBC————————————————————————

今天有些赶

明天就完结撒花啦哈哈哈哈...(有气无力的笑)

求评论!我可以不要什么小红心小蓝手我只想要评论(跪下)随便评论什么都好...总觉得自己写的和自己想的差太远了,简直就是...浮在水面上的冰山和水下的冰山那种感觉,想知道你们看完以后有什么想法嘛!我我我我给你们打钱!

评论(10)
热度(36)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