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方王】甜品店

emmmmm...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啊!

私设→甜品店老板方x大学教授王

甜饼,ooc预警

 老王视角也已产出 甜品店2

我的文章归档


01

方士谦把店址选在这个街道的转角,店面很小,一家深色招牌,不是很起眼的甜品店。他没想过雇那些大学刚毕业或者是边上着科边做兼职的毛头小子,店很小,一个人也不是顾不过来,况且,他从玻璃柜台后抬头看了看门边挂着的风铃——有人进来门就会撞响它,而此时在开着冷气的店里静止着。他叹了口气。

生意不好也没什么办法。

不过这倒不至于叫他为生计发愁,他曾有一套老房子,现在那附近一所中学很有名气,房子租出去的月租金也十分感人。

他再次拿起手机划开锁屏,在微博上转了转,并没有什么令他提起兴趣的话题。

冷气吹在后脖颈上,让出了些薄汗的人打了个抖,一股清爽的凉意注进四肢百骸。

他靠在墙上迷迷糊糊快睡过去的时候,门口那个天天被他精心擦拭的风铃好死不死地发出响声,清脆但是尖锐地刺破他将将酝酿起来的睡意,他有些烦躁地缩了缩肩膀。

“您好,有人在吗?”一个稍有些低沉的声音传进来,带着马路上被曝晒的暑气。

方士谦一打挺坐起来,在柜台后伸伸手,“当然当然,要点什么?”他站起来,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轻轻合上身后的仿古木门,左右打量了一下深褐色的桌椅,最后把手里的包放在门边墙角的那个桌上。

还没等方士谦吐槽这人怎么往犄角旮旯里钻,那家伙就发话了“一杯柠檬茶,热的,谢谢。”“别的呢?”“没有了,谢谢。”方士谦转身走进烘焙室里想看看之前那壶开水是不是已经放凉了,心里无限刷着问号 这人大夏天为什么要喝热柠檬茶?不过顾客是上帝,即使光顾他这儿的上帝特别少,上帝想要点什么似乎也和他一个小老板没关系。

白瓷碟连同其上的玻璃杯一起被放在那个墙角的桌子上,随后又搁了一把金属光泽的小勺。桌前坐的那个人正摊着一本生活与哲学细细地看,被放下盘子的声音惊扰才抬头说了句谢谢您。“没事儿。”方士谦转身回到柜台后面,从座椅上捡起自己的手机解锁,在主屏上左右划了半天到底还是锁了屏,百无聊赖地坐下来,得,夏天难得找着的困意又全没了。

他撑着下巴靠在柜台紧挨着的墙上,半张脸被收银机挡着,两只眼睛不时瞟过对角的客人。目光晃了好久,终于还是落在那个客人身上,落在他的白色T恤上,再落到褐色的七分短裤上,最后企图透过额上的刘海去窥探一下那双眼睛——但是无果,眼睛的主人全神贯注于那本大部头的书里,眼皮都不撩一下。

他轻声叹了口气,难以想象到底是有什么样的定力才能看进去那样的书啊,哲学...本身就很无聊了吧,现在的知识分子就是厉害。

客人细长的手指穿过玻璃杯的杯耳,深色的茶水浸润了他有些干燥的嘴唇,他只抿了一口就又将杯子搁回原处。店里的冷气时不时从书页上掠过,方士谦就这么一直眯着眼睛看着那位客人,看着他初进来时有些湿润的发梢变得干燥,看着他手里厚厚的书一页页被那只好看的手翻过,看着另一只手掌管的那只玻璃杯里的液体一点点少下去。

他很久以前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向,具体有多久,大概是从十来岁的小男孩都在看一些不可描述的视频的年岁,老实说,他实在没什么兴趣,就算是被室友挨个拿来当聊天时候的笑话,或者是在他们陆续成为现充之后与女朋友的聊天中偶尔谈论到——他们寝室有个基佬,他不是很在意,也不怎么反驳,因为他自己也有些糊涂。

但就算我是个基佬,他想,就算那家伙长得还挺好看,那副书呆子样大约也不是我的菜。

过了很久。他没有睡着,但似乎他本人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是如何固执地黏在那个陌生人身上的,直到他合上书起身,走到柜台前来付账的时候方士谦才忽然惊醒,连忙站起来收钱。

“不多坐一会儿了吗,可以免费续杯的。”他脱口问出。

“哦,不了,我还有些事情,”客人低头从皮夹里抽出现金,“茶是您亲自做的?”

“找您五块,”他把那该死的五块钱递到客人手里的时候擦过那人温凉的指尖,手臂不由自主地细微颤了一下,“...是我做的。”他看着客人的眼睛,想询问哪里不合口味,却因为客人的那双眉眼而把话在喉咙里堵了一下。

“手艺很好,老板。”客人似乎是察觉到他目光里的东西,轻轻地笑了一下,眉眼画出好看的弧度。随后他转身拿上背包,在玄关处回身挥了挥手便开门出去,风铃响起的时候方士谦才反应过来,“慢,慢走。”

门紧随他身后被关上,没让外面一丝热气钻入这清凉的秘境。

过了几分钟才想起收拾餐具的方士谦拿起玻璃杯和金属汤匙,似是无意地瞟过杯子上的唇印和勺柄上浅浅的指纹,他才觉得中学大学时候那些室友没说错他什么。

02

那位客人再出现是在第二天下午,几乎与前一天的时间相同。

或许不应该称他为“那位客人”,因为方士谦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

前一天收拾好餐具之后他再次回到柜台,不一样的是他走到柜台侧边的时候看到收银机上似乎放着一个白色的卡片,那正是那位客人的名片,不知何时留在那里的,又不知为何留下,也许是粗心大意,但那双虽然不怎么对称但是闪着些许光芒的眼睛和他手里的哲学书籍又让方士谦觉得那或许是有意而为之。

“王杰希,”他在无人的店里轻轻念出这个名字,“王杰希。”这三个字在他的舌尖跃动着,又被他咀嚼几番。

他保持着与昨天同样的姿势,靠在同一个位置,看着点了同样东西的,看着同样书的人,不同的是那本书的进度又往后推了几十页,而那个人的名字他也已得知。

一连几个礼拜,或是顶着暑气,或是打着雨伞,王杰希每日都会在下午那个时间左右走进店里,买一杯花果茶,看着生活与哲学。

直到很久以后,具体有多久,方士谦也记不太清楚,他只记得那是自己对王杰希的好奇达到一个饱和的程度的时候。在把那杯茶放在木桌上,听着埋头的人说过谢谢之后,他没有回应,拉开方形桌子对面的那把椅子坐下来。

对方没有听到一如往常的回应——“没事”,抬头看了一眼,随后表情微微一怔——这使他的面部特征更为明显——那双不怎么对称的眼睛。

“您不介意我和您聊聊天吧,您也看到,我一天都挺闲的,要是太久不和人说说话可能会丧失语言功能。”方士谦换了个姿势侧坐在椅子上,小臂搭上靠背,向后倾身靠住墙壁。

王杰希停了几秒合上手里的书,把那本看起来高深莫测的书往旁边推了推,拉过那只玻璃杯,“那您想聊些什么?”

“只能聊聊工作什么的了吧,难道我还能像小学生一样问你昨天的作业你写完了吗?”方士谦耸耸肩,装作不经意的把目光从对方领口开得有些大的T恤上挪走。

“河对面师大的哲学教授,我想您已经知道了吧,”王杰希看着对面的人忽然顿了一下,嘴角微微好像是噙着些许笑意,“方老板。”

方士谦刚想开口询问那张名片,又觉得不妥想闭嘴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方老板,轻轻挑了一下眉,“你怎么知道...我姓方?”

“我不仅知道这个,”他喝了一口茶水,水光在唇上潋滟地招引着对面懒散的人,“方士谦老板。”这下他算是清楚地看到那家伙脸上的笑意了,那是一种怎样的笑呢,计划通吗,还是看到自己愣怔的表情自然笑出来的?

“这...”“你在十五中附近有一套房子,我曾带着我的侄子去看过那间房。”索性这个还算善良的教授把原因说了出来。

“哦...是你...啊。”方士谦自然而然地回想起那个男人,那时还是初春,有些冬天还未散去的寒意,那个人穿着一件风衣,敞着扣子,身边是和他八分相似的一个小孩儿。可是有点奇怪,那个时候为什么没看出来他的大小眼呢,方士谦想道。

“那件风衣很精干。”他脱口而出。

“唔,谢谢夸奖。”对方低下头去喝茶,也许是错觉,方士谦想,他看到他的耳朵有点发红。

此后每一次王杰希走进这家店两个人都会唠上一会儿,有时他向他抱怨自己店里总是没什么客人没什么收入甚至还倒贴,有时他向他轻描淡写地提起大学里的学术竞争和职称评选。

晚上拉下店前的卷帘门,王杰希偶尔的浅笑还会晃在他眼前,他觉得自己可能有些中毒了。

可他又保守地贪恋着每日能够见到那个星星一样在他天空中闪耀的家伙——他承认那是他自己加上去的滤镜,就像毒瘾者期待着每日吸食毒品一样。

不过那日,来的却不是王杰希,是一个瘦高的青年,说是青年,其实脸上眼里稚气还未脱,大约是个高中生。

“您好,要些什么?”方士谦看看表,正平时那个人来的时间,他有些奇妙的失落。

“一杯花果茶,还有,”少年掏出手机,“您亲手做的苹果派。微信支付,可以吗?”他朝着愣在原地的方士谦挥了挥手机扫码的界面。柜台后的人几乎没有用任何时间,就自然而然地想起前几天他曾跟王杰希提起过最近在学手工制作苹果派,还说看在他天天来的份上,等他学好之后赠送他一份。

“可以,二维码在那边,坐下稍等等吧。”他随手一指墙上,转身走进烘焙室里,心里团着一团乱麻。

“方先生。”没过几分钟,他听到烘焙室门口有人在叫他,回头一看是那个少年。“您不想知道王杰希他今天为什么没有来吗?”少年的眼神和王杰希平时的眼神很像,很认真的带着些难以察觉的笑意,但年轻人的目光总是要锐利一些,好像四目相触就划破他风平浪静的伪装。他转过头,一边漫不经心地把烤盘推进烤箱,一边问“你是他侄子?”

“是。”

少年看着默默摘下围裙的男人,听着烘焙室里烤箱发出的嗡鸣,又打量了几番男人似乎不想再说话的表情,开口“小叔叔今天病了不太舒服,叫我出来买给他。”

方士谦点点头,不知为何想起自己在门前的招牌上写下“配送外卖”时的表情和“这种小店怎么会有人叫我外卖啊”的内心吐槽。而且,明明昨天还很正常的人,为什么忽然生病了,病重吗?转而一想别人大概不太愿意让人介入自己的隐私吧,但此时那张名片又跳出来,和王杰希平日听他有的没的瞎抱怨时的表情和眼神。

他想去拜访一下那个家伙。也许半分出于关心,半分又出于他的瘾——他前不久才戏谑地确定自己的性向。

“但是接下来我有课要上,时间有些紧张了...”少年故意落下话头,抬手看看表,一般人或许会把这当成对老板做甜品的催促,但方士谦知道这确实是正瞌睡时送来的枕头。

“小店食品可以外送,我送去就成。”

“好,就在师大旁边的小区,第二栋楼一单元六层左手边,外卖费?”少年一边看着没转过身来还在盯着烤箱的男人,一边感叹方老板可比自己小叔叔行动力强太多了。

“外卖费就不用了,只有两步路远嘛。”方士谦从烤炉里拿出金黄色的派装进外送盒子里,连同那杯花果茶。他朝少年笑了笑,少年觉得那笑似乎是有几分感激。

也确实该有几分,他这么想着,在店门口看着那个瘦高的身影穿过马路朝师大的方向走去。不过,少年从背包里掏出篮球往北边街心公园走着,确实挺帅的,小叔叔眼光好像还不错。

03

敲开房门,穿着睡衣的王杰希惊讶地看着门外的人,而门外的家伙也在心里甜兮兮地吐槽他的大小眼从来没有哪个时候比现在更突出。

王杰希侧身让他进屋,方士谦摆摆手,只是递过去那个外卖盒子。“那个,好好养病,我就不进去坐啦,”他笑着“另外苹果派真的是亲手做的哟。”

等到王杰希吃完那盘似乎带着那个甜品店老板的味道的苹果派,他在盘底看到了一张卡片

【我喜欢你】

【试着交往一下呗?】

【phone : xxxxxxxxxxx】

【方士谦】

笨蛋,你的电话在招租启示上已经写过了。王杰希吐槽。

------end(或许tbc?)

有空的话想写一个老王视角的。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就再好不过啦

评论(19)
热度(89)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