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燃/酸汤粉
原 苜色邪阳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谢谢你的关注

【双叶】三叉戟

私设→四处奔波的骑行者修 与 森林里造小木屋的文学创作者秋

甜,非常非常淡的清水,想到哪写到哪的产物

另外微量喻黄,只有两句不打tag了
我的文章归档

“要走啦?路上慢点。”窗子旁边那张桌子上堆满了一沓一沓的稿纸,有的密密麻麻写满了像蚂蚁搬家一样的字,有的被风哗啦啦掀起大片大片的白色。发话的人埋头在那一片雪色的浪花里,只抬起那只夹着笔的右手朝门的方向漫不经心地挥了挥,赶苍蝇似的。

站在门边的旅行者正在调整背包肩带,他本来想多说几句——毕竟这次走得够远,交通工具也不只是门边靠着的那辆山地自行车,还有飞机什么的——也许需要过海。大概是像环游世界的那种感觉吧。他这么想着,“别太想我。”

叶修的手扶上车柄的时候已经开始幻想很久以后再把车子锁好,推门说“我回来啦”的情景。

或许写旅行笔记什么的确实不太适合我。叶修在飞机上咬着那只碳素笔的笔盖,冲着那沓只有几条红线的信纸发功。前几天有一家报社联系上了叶修他们五个人还算有名气的骑行团队,向他们提出在骑行旅途中写旅行笔记,刊登在这家出版社的报刊上的提议。当然也有一笔数量可观的稿酬。

黄少天忽然出现在他椅背后面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捂住自己的耳朵,可那个家伙吸气的声音被另一个人打断了。

“少天,我觉得你这里可以再修改一下。”

“好的好的我看看,诶队长这里我是专门这样写的你看这么写多有意境啊现在报纸上肯定就缺这么诗情画意的文章,说不定那家伙高兴了还能多给我们些稿酬...”

一连串燥人的话像夏日劈头盖脸的雨滴,只不过还好,隔着一排座位。叶修一边感谢喻文州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地从即将到来的倾盆大雨里拯救他的行为,一边感叹果然这几个人里还是那家伙更适合搞这些跟写东西打交道的工作。目光再移回自己手里捏皱的空白纸页上,他难得地感到一种沉重的无力感。

到底是怎么样才能有那么多想法可以写下来啊。

前些日子到达海湾的时候他写下的寥寥几句话大约是这里的风景与我曾去过的某个海滩有何相异的地方,相同的当然是海风都带着咸咸的味道,度假的好地方,海鸟和游人,与城市生活不同的休闲和惬意,还有最后凑字数写上去的烧烤美食和海鲜的评价。他实在想不到喻文州是怎么从那片并没有那么蓝那么澄澈的海湾联想到希腊神话的,反正他是没看到海神的三叉戟。

除了“我一路是怎么来的”,“我在这遇上什么好东西好景色”这些太过纪实的东西以外好像真的没什么可以写的了,仅仅是这样写出来都像是一片旅游广告,还是无偿打广告。

后排那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终于肯睡一会儿了,还有数小时才能着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在憋闷的机箱里,除了发呆和睡觉,大概没有更好的打发时间的方法了吧。

叶修转过头拉开窗上粗糙的遮光板,晌午的阳光倾泻进来,他眯了眯眼,谢天谢地买到了靠窗的座位,这样就不至于盯着前座那个陌生人的半个秃顶脑袋发呆了。

窗外巨大的团状白云缓缓地向后退去,巨大的参照物让飞机飞行的速度看起来无比之慢,时间的流逝也像缠绵在指缝里不愿漏下去的沙粒。

叶修想睡一会儿,但他好像和一位叫“睡意”的朋友走散了。阳光倾撒在他的信纸上,划出一道明暗的分界线,他手里的笔壳随着机身轻微的晃动不时反光,提醒着他还没完成的文章。

到底是怎么样才能有那么多想法可以写下来啊。

他的大脑第二次抛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想起那个借口在山里找写作灵感而一直在那屋子里等他的那个家伙,他一直不大明白为什么他不回城里去,那套公寓周边有商店和公园,地铁站也在不远处,在一个大城市这么优越的地理位置,还有一个开出史上最低租金的房东。

不过现在可能明白些了,总是没有什么写东西的灵感的原因。我看不到我的三叉戟,自然也就联想不到什么希腊神话了。况且波塞冬不捏着他的三叉戟,也会觉得手里空落落的吧。

不知道从第几次旅行开始。

正午时分抵达目的地的时候把车子扔在店铺外面火急火燎地冲进去买快餐,坐下来狼吞虎咽的时候偶尔瞟到外面几乎被太阳烤得变形的柏油路和五个人的车子,总觉得旁边座位上缺了一个抱怨他没锁好车子的家伙。第一个爬上山顶的时候顾不得一身淋漓大汗朝山下一片深绿的密林和静卧的小镇大喊,等待着回音消失,看着后面四人气喘吁吁地把自己丢在石头上,总觉得旁边岩石上缺了一个能与他相视一笑的家伙。在青年旅社落脚,一局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后调笑着问管房间的女生要电话号码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安静和若有若无的尴尬让他总觉得身后少了一个会白他一眼报以不屑的眼神的家伙。

飞机吭哧吭哧将将绕过的那一大团白云倏忽间变成一棵老树,撑着巨大的树冠在风中点着那老成而有涵养的头,树枝和其上团团簇簇的绿叶随风不时拂过那个屋子的房顶,垂下的青色藤蔓匍匐在房顶上,缓慢生长着,像是把木屋当成歇脚的旅店,但那后来密密匝匝要把屋子包起来的势头又像是找着了一个终身的寄所。

他明白他是想家了。

但他又不太想去承认。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他和叶秋吵了一架,他预计这次的行程需要三年的时间——毕竟要在大洋上飞来飞去。

所以...

我的三叉戟啊,至少让我能写出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来吧。

叶秋刚刚把写好的稿子传真给了编辑部,又在电话里听说那个小有名气的骑行团队队长——也就是叶修,继几次敷衍了事地打旅游广告被网友槽得烂七八糟之后,终于写出了点夺人眼球的东西。他跑到不远的镇子上买了一份杂志回来,不用费力就找到了那篇文章,名字就叫做“我的三叉戟”。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题目,一如他本人的吊儿郎当,叶秋忍不住先槽了两句,不过比之前直接用地名命名的要好多了。

除了开头对这个题目的解释——也就是他写下这篇文章前对喻文州旅行笔记的所思所想,文中再未提到希腊神话,波塞冬,甚至那个作为题目杵在海滩上的三叉戟。

他可能跑题了,像读中学的时候那样的一篇及格困难的作文。叶秋看完第一遍后这么想。他开始看第二遍,这次要慢很多,因为他对这柄三叉戟实在有些好奇。

忽然有人叩响那扇木门,打断他还在跟字里行间若有若无的怅然若失之感卿卿我我的思路,他浑身一抖,一种奇妙的预感猛扑过来。

阳光从门外争先恐后地跑进来,背光勾勒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形。

“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叶秋合上手里的杂志——他已经不想知道三叉戟到底在哪了,又或者他已经知道,用他文学创作者在这个领域比狗还要敏锐的嗅觉。

------------

修:【抱住】想哥哥了嘛

秋:三叉戟到底是什么啊

修:...

秋:喂?

修:还没感觉到吗

秋:什么啊...喂!你该死的三叉戟戳到我的大腿了!流氓吗!!!

评论(16)
热度(82)

© 一锅酸汤粉 | Powered by LOFTER